第七章 众佃户的疑惑

    而系统则在王达纶脑海中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没骗你吧,你说你吃了这个药,一个打十个那是完全不在话下啊!”

    王达纶现在是满心激动,激动的说道:“这个要怎么兑换?”

    系统回答道:“土豪恶霸职业开启,解锁兴奋剂兑换,一钱可兑换兴奋剂一粒第一个任务发布:重塑威望!”

    “重塑威望?什么意思?”王达纶在脑海中问道

    “因为你身体前主人比较脑残的做法,现在你面临着被其他地主谋算,佃户对你怨恨的局面,所以你必须解决这个问题,这是迈向你职业生涯的第一步”系统解释道

    “那任务完成时间是什么时候?”

    “当然是春耕结束前,误了农时,饥饿的农民们是会找你拼命的快行动吧!”系统回答道

    王达纶从善如流,对吴良吩咐道:“吴管家,鸡都杀了么?”

    “少爷,按你吩咐,杀完了你要设宴么?”吴良马上点头哈腰的说道

    “恩,大家都辛苦了,让大家下午都开开荤!”

    “少爷果然是体恤下人啊,这年头像少爷这样的善心人可真是打着灯笼难找,大家伙好久没沾什么油荤了”

    吴良马屁张口就来,想到喷香的鸡肉,吴良都快流口水了,没办法,这年头年成那么差,有白面吃就是好的了,想吃肉?美得你,不知道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想到下午的美味,吴良感觉动力十足,大声的说道:“大家听见没?少爷开恩,大家伙晚上吃肉,大家伙都打起精神来,好好为少爷做事啊!”

    王达纶不管吴良的马屁,接着问道:“我家佃户有多少户?”

    “有四十多户人家吧!”

    “那大概有多少人?两百人左右?”

    “恩,差不多吧”吴良大体算了算

    “哦,那可能不够!”王达纶想了想,接着说道:“家里还有大点的猪没?给我杀一头,今天晚上让大家好好开开荤”

    “少爷,你要请佃户全都来吃饭?”吴良吃惊的问道

    “嗯!吴管家,仓库中还有多少粮食?”王达纶没理会吴良的吃惊,接着问道

    “不怎么多了,只有一百多石麦子,一百五十石粟了这两年收成不怎么好”

    王达纶换算了下,按一石等于六十公斤算,还有一顿半粮食,于是吩咐道:“你去通知所有租我地的佃户,让他们过来吃饭,吃完饭把他们的种粮领回去,然后每个人发一斗粮食给他们”

    “少爷!”吴管家急道,“你这样······”

    王达纶摆了摆手,说道:“你不要说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不是让他们来白吃、白拿,哼哼,吃了我的,拿我的,不能光我去和别人拼命,他们也该出力!”

    在一座简陋不堪的低矮茅草房里,王老怂浑家王李氏正在做饭,只见她在昏暗的房子里,就着屋顶破洞射进的光线,颤巍巍的移开墙角的破木柜,只见墙角藏着一个小小的袋子,她把手伸进去,小心的抓出一把糠来,生怕洒了一点,然后小心的洒进锅里,然后把一大把野菜和榆钱叶放进去,混在一起搅动着

    王李氏一边搅着,一边对躺床上的王老怂说道:“当家的,家里的粮食快要没了,再过几天,我们就没吃的了”

    王老怂听了,不由的咳了几声,他一边咳一边说道:“没吃的还能怎么办?等死吧!现在我病着,能够借钱的人家我们都借遍了,现在谁还敢借钱给我们而且今年天这么干,我们连种子都没有,今年租子是交不起了,只能等死啦!咳咳咳······”

    王老怂咳了几声,顺过气来又接着说道:“左右不过是个死,到最后都是要卖儿卖女,你明天把狗蛋和三丫领去卖了吧,看看能卖多少钱,我们先对付几天孩子跟着我们迟早是个死,看他们的造化吧,如果遇到个好人家,说不定他们还能少受点苦”

    王李氏听了,低头不语,小声的啜泣而围在边上眼睛紧盯着锅流口水的狗蛋和三丫听到了父母的话,哭着求道:“娘,不要卖我们,我们以后会乖乖的,以后我们多干活,少吃饭娘!不要卖我们啊!我们以后会乖的,呜呜呜!”

    王李氏听了,眼泪啪啦啪啦的往下掉,声音呜咽:“老天爷,你开开眼吧!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孩子,不要怪你爹娘心狠,你们跟着我们最后难逃是个死啊!”说完,双手紧紧的抱着两个孩子

    王老怂没有说话,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口中无声的呜咽着,一边哭一边用力的捶着自己的胸口,痛恨自己作为个男人,不仅不能让家人吃饱穿暖,还弄得家破人亡

    正当一家人抱头痛哭,生离死别的时候,只听门口传来一个声音,“爹、娘,我回来了!”

    接着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小姑娘砰砰跳跳的跑进了门,脸上还带着高兴的笑容

    当小姑娘看见一家人抱头大哭,十分疑惑的问道:“爹、娘,你们这是怎么了?我回来了”

    王李氏看见小姑娘,十分紧张的问道:“二丫,你是怎么回来的?是不是跑回来的?快躲起来,等下王府的人要来抓你的”一边说一边扯着二丫,准备把她藏起来

    “哎呀,娘!人家不是逃跑回来的,是王府把我放了的”二丫挣脱王李氏的手说道

    “放回来的?我不相信,王府怎么会这么好心?”王李氏压根就不相信,认为二丫在骗她

    “真的,娘,我骗你干嘛!王府不仅放了我,还给了我二两银子,说是给爹看病呢你看,我手里拿着的就是”二丫把手里的银子拿给王李氏看

    王李氏拿过银子,仔细查看,发现银子是真的,但她感觉更迷惑了,对二丫说道:“二丫,你没骗娘?银子真是王府给的,不是你偷的?”

    “娘!你怎么就不信我呢?”二丫急得快哭了,“王府还通知,让租种王府地的人家下午全去府上吃饭”

    “去他王达纶府上吃饭?王达纶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王李氏更迷惑了

    “是啊,是真的王府杀了二十多只鸡,我回来的时候,正在准备杀猪呢”

    “啊!”屋中四人吃惊了

    而二丫却不管众人的惊讶,接着说道:“还有个好消息,刚刚吴管家说了,等吃完饭,每人可以领一斗粮食回家”

    “啊!这···这···这是真的?”听到还可以领粮食,大家更吃惊了,更是想不通了,难道王达纶今天脑袋被门挤了?神经错乱了?

    正当王老怂一家为此感到迷惑不解的时候,只听到外面有梆子响,响两声之后听到有人大声吆喝道:“王家佃户听了,王家佃户听了,王家少爷今天发善心,下午请全到王府吃饭,有喷香的鸡肉和肥腻的猪肉啊,饭管够,过时不候啊吃完饭后,每人还能得到一斗粮食啊”说完,又是一阵梆子响,“王家佃户听了······”

    王家众人面面相觑,现在他们才相信这是真的,接着王老怂大吼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走啊!开荤去,晚了没位子了”

    “啊!”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七手八脚的收拾,准备把锅里的东西收起来,扶起王老怂赶快占位子去

    王老怂手一推,说道:“别管我,婆娘你和狗蛋、二丫去占位子,三丫和我慢慢来”

    事实证明王老怂还是比较有先见之明,当王李氏三人赶去占座的路上,只见三三两两的人也在往王府赶

    路边其他家的佃户和旁人在边上看得眼热不已,纷纷议论道:“他三哥,你说这些人怎么那么馋,现在才吃午饭,离开席还有两个时辰呢,这么早就赶去啧啧,吃肉啊,王家那群人怎么运气那么好,我都快半年没沾油荤了”说着,用力的咽了咽口水

    “可不是咋的,你说我们主家怎么就没王少爷那么好心呢?”旁边叫三哥的说完也咽了咽口水

    “你们别想了,这年头谁日子有多好过?我昨天见太太给少夫人坐月子吃的也就是两块鸡肉,一只鸡吃了好几天,别人都不给吃呢”边上一个知情人士爆料道

    “哎,你们说王家少爷是不是失心疯了?这个年成请我们这些穷哈哈吃饭!”边上有人问道

    “是王家那些穷哈哈,不包括我们!”边上马上有人纠正道,显得很是羡慕嫉妒恨

    “我觉得王家少爷不是失心疯,你们知道不,听说王家少爷昨天被打了,我看是被打傻了”有人肯定的说道,在他看来,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王家少爷如此败家的原因

    “嗯,嗯,对头,估计是被打傻了,哎,想王家当年是多么兴旺啊!”旁边有人做惋惜状,于是王达纶被打傻了,成为大家的共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