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扁担,第十九样武器

    王达纶现在忙得满头汗,还不知道庄子里众人对他的看法,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会很无语,会无奈的感叹这个年头做个好事为啥那么难呢!

    日渐偏西,夕阳的余晖开始洒落院子内,只见院子内人声鼎沸,大家围在一起,眼巴巴的望着几口大锅,看着锅内翻滚的肉,闻着锅内散发出来的阵阵香气,众人使劲的吞口水,全然不顾时不时响起的肚内咕咕声

    王老怂一家来得比较早,占了个好位子,紧挨着大锅,全家人都捡了个石头坐着,直着脖子,眼巴巴望着大锅,口中不停的流口水

    什么,你说桌子?美得你,王府也不过几张桌子,你们这等穷哈哈也想坐桌子上吃?瞎了你的狗眼!

    等饭菜快准备好的时候,吴良走出来对大家说道:“大家请静一静,静一静!每家佃户都到了么?请每家能作主的都进来,我家少爷有事交代!”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显得很犹豫,最后有人迈步走了进去,大家看有人带头,也陆陆续续的跟了进去

    进到王府,只见大厅和场院中摆着七张桌子,待吴良安排坐定后,只见王达纶慢慢走入正厅正席

    王达纶一看大家都落了席,示意旁边站立服侍的下人倒酒,待众人面前杯子里倒好酒后,王达纶举杯说道:“诸位,欢迎大家能够应邀来吃我这顿饭,我提议,大家先来干一杯!”

    一听王达纶的提议,厅上落座的长工和护院马上站了起来,举起酒杯院子里的佃户代表见状也连忙站起身来,举起酒杯

    待王达纶和众人喝了一杯酒之后,王达纶示意下人加好酒,举起酒杯说道:“大家可能比较疑惑我为何请大家吃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失心疯了,但我要告诉大家,我没疯!因为现在我们面临一个困难,如果不解决好那我可以告诉在座的诸位,这可能是我们最后能吃饱的一顿饭了!”

    王达纶顿了顿,接着说道:“可能有人猜出来我说的是怎么事情了是的,就是水!现在快播种了,但我们的水在哪里呢?都被赵家庄赵致高这王八蛋给截了!没水那怎么播种,庄稼能够活么?我们吃什么?”

    “可能有人会说了,地是你王达纶的,我操心这个干嘛,反正是你王达纶的事情!大不了不种你的地,和谁种不是种啊”王达纶说出了一些佃户的心里话

    “但你们想过么,现在年成这么不好?大家谁敢保证能够交够一石粮食?是的,今年年成不好,大家找地租很容易,但谁敢保证今年能够交够租子?”

    王达纶看了看大家的表情,接着说道:“有人又想了,我种地交不够租子,大不了我不种,全家人去逃荒!但我想问问大家,逃荒很好逃么?且不论大家都欠着债,即使不欠债,你们能保证你们全家能活到来年?”

    王达纶见大家都露出思索的神色,接着说道:“我与大家做个协定,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最后的租子我只要四成!”

    四成?众佃户听了觉得很惊讶,虽然四成和五成只相差一成,但差不多每亩地少两斗的地租

    正当众佃户暗自高兴的时候,王达纶说话了:“当然,天下没白吃的午餐,明天我要去和赵致高理论,你们每户必须出一个壮劳力跟着去”

    “东家!每家都必须去么?”王老怂在边上问道

    “那是当然!”吴良在边上说道,接着转身对王达纶说道:“少爷,你看王老怂这样的······”

    “嗯,王老怂不必去了,既然你生病了,就好好养病吧!”

    “对了,明天来的人都带着锄头来吴管家,你去找三十条篇担来,我有用处”王达纶吩咐道

    当众人吃饱喝足的时候,王达纶叫住家中长工和护院道:“大家吃好了的话,帮着收拾好,接着到院子外来”

    当大家来到场院,只见三十条篇担静静的躺在那里,王达纶拿起一条,掂量了一下,感觉还算称手,于是笑着给大家说道:“大家找条称手的,然后我们一起来练练,明天和赵致高理论就靠它了”

    李来福听了,吃惊的说道:“少爷,就我们这点人去?还只拿篇担,怎么说你也给我们准备点棍棒吧?”

    “对!打架的主力就我们几个人至于武器,用棍棒搞不好会出人命,还是用篇担你们别小看篇担,用好了比棍棒好使”王达纶说道

    “少爷,就我们这点人太少了,你别忘了昨天我们就是这么多人,对方至少一百多人啊”赵三也在边上说道

    “呵呵,我知道!大家还记得秃尾巴鸡么?想知道为什么秃尾巴鸡一下子那么厉害么?原因很简单,我给它吃了大力丸,效果么大家都知道了吧呵呵,你们说有了这东西,你们一个人还打不过十个人?”

    众人皆不语,暗自合计这事靠不靠谱

    “怎么?怕了?难道你们一群男人还不如一只秃尾巴鸡?你们看看秃尾巴鸡的表现,它可是以一打二十啊”王达纶激将他们道

    “谁怕了?少爷只要你能保证我们吃了药能像这只秃尾巴鸡那样有效,赵致高那点人算什么!”李福来这个二杆子先跳出来说道

    “就是,只要少爷你带我们去,你干啥我们就干啥”赵三这个阴人也说话了,他不放心药,要让王达纶也吃,跟着一起去

    “放心,我一定会去的!上次的仇还没报呢,我要好好的和赵致高算算账”王达纶说道

    “好,有少爷你的话我们就放心了,去就去,揍死他们赵家庄的人”众人纷纷表态

    “好了,现在我们来练练,对方可是有边军在的,不好好练练,怎么能打赢”王达纶招呼道

    “少爷,明天就要去打架,现在才练,能来得及么?再说少爷你什么时候学的,靠谱么?”大家对王达纶临阵磨枪的行为纷纷表示怀疑

    “嗯,大家别这么怀疑嘛,我是听过别人这样用过,他们二十多人打赢了人家五十多个的”

    “谁用过,怎么我们都没听说过呢?”众人纷纷问道

    王达纶心道,你们当然没听说过,我是在后世支教的时候听村中老人说的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问了,大家还是听少爷的吧,老话说得好,‘临阵磨枪,不亮也光’,多少有点用处的”吴良在边上劝道

    众人一听吴良的话,觉得有点道理,于是也都不说话了,看着王达纶,等他说话

    王达纶见大家都看着他,也开口说道:“其实很简单,大家站成一排,动作尽量一致,对方也不全是边军,打起来也不会同进同退,有人动作快点,有人动作慢点,这样就变成我们始终是几个人打他一个,你们说还打不赢么?”

    众人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也就在王达纶的指导下演练起来

    但事实证明,动作一致这个要求听起来简单,但想做好是很难的,经常会有人不是动作快了,就是慢了王达纶不得不经常叫暂停进行纠正但练了好一阵,王达纶发现还是存在问题,无奈之下,只好把后世军训教官那一套拿来用先是慢动作分解,纠正有些人的出力姿势,接着又用口令来指挥,总算是让大家劈和横扫两个动作做整齐

    王达纶满意的看着众家丁在口令的指挥下做出各种动作,心里有点小得意,心想俺们训练还是有一套嘛,当时古之名将也不过如此

    想到名将,王达纶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东西,努力回想,过了一会,王达纶一拍大腿:“该死,怎么会把前进忘了呢”

    于是王达纶连忙叫停了众人的原地表演,把新的要求告诉他们,众人一听王达纶的新要求,也没觉得有多难,就在王达纶的口令下一边劈一边前进但前进动作一出来,整个队形又乱了,有人步子迈大了,有人迈小了,整个队伍动作都乱套了

    王达纶一看,连忙喊停,又进行动作分解,仔细告诉大家该迈哪条腿,该迈多大待众人听明白后,王达纶喊起慢动作分解口令,大家在口令的分解下也慢慢做得有模有样

    王达纶看大家做得差不多,于是把动作连起来喊,结果让王达纶失望了,大家动作还是乱糟糟的王达纶不死心,又进行纠正,接着再喊口令,但让王达纶哭笑不得的是,大家还是分不清左右,慢动作做起来差不多,但动作一快起来,大家还是按自己的习惯来

    王达纶喊到嗓子都冒烟了,而大家的动作还是乱糟糟,一个时辰下来,大家感觉都很累,纷纷表示不想再练了

    王达纶也无奈,时候不早了,而且想让大家分清左右脚貌似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别说古时候大字不识的农民,就是王达纶自己当年军训的时候一个星期多了都还会出错脚,常常被教官喷

    王达纶想到这里,也感觉没心情了,手一挥,通知他们回家到目前为止,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至于效果,只能寄望于强效兴奋剂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