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送礼

    月上枝头,钱师爷伸了伸懒腰,拿起一册账本,对前来催促他回家的小厮说道:“你回去告诉夫人,就说我还有公文未处理完,县尊等着明天要的,让她先休息,不必等我”

    小厮无奈,只能退下

    钱师爷待小厮退下后,把手中账本放心,叹了口气过会有觉气闷,就走出房间,来到假山边透气

    钱师爷看了看天上的明月,不觉又是叹了口气钱师爷名叫钱仕进,人长得相貌堂堂,并不是电视中那种歪瓜裂枣,留着两根老鼠须、獐头鼠目的样子

    钱仕进不仅人长得相貌堂堂,还写得一笔好字,做得一手好文章年轻时乃是方圆十里闻名的才子,他十三岁时就过了童试,当时上门提亲的人都快踏破门槛,现在的夫人还是当时钱仕进千挑万选才选中的,当时可是被传为美谈

    当钱仕进婚后,准备在科举上再创佳绩的时候,变故就发生了,第一年钱仕进因为晚上复习时间过晚,结果睡过了头,去晚了,进不了场

    三年后钱仕进卷土重来,结果却连拉三天肚子,人都快拉脱水了,就更别提考试了

    等到六年后,钱仕进早早睡下,而且那几天只喝点粥,顺利的进入考场,安稳的坐在了座位上,但不知为何,一听到考官念题,他头脑子里就一阵空白,自己都不知道写了什么

    等到第九年,他倒是写出来了,但因为太过紧张,结果没掌握好时间,等交卷的时候,他还没誊写完

    经过四次失败,钱仕进无缘再考,因为并不是他不会,而且他根本就发挥不出来简单的说,就是心理素质太差眼看人近中年,家中为支持他读书耗费了太多钱财,而家中孩子正是半大孩子吃死爹娘的时候,钱仕进听从了家中长辈的建议,跑去作了别人的幕府

    当时他投奔的东家,也就是现在的县尊方文进虽然两人名字听起来差不多,年龄也没有相差十岁,但方文进作为前辈师兄,在科举路上比钱仕进顺利了太多,一路乡试、会试、殿试走下来,顺顺当当的当了京官,放了外任

    虽然他恶了魏忠贤,被贬到这个边城,但他还很年轻,才四十多岁,以后未必不能咸鱼翻身,毕竟大明历史上,权阉们一般也得势不了几年

    现在的钱仕进投了个好东家,几个儿子读书也争气,作为县尊的心腹,也不缺钱粮进项,按说他该意满志得了,但为何他还会如此叹气呢?

    原因就在他最近感觉自己有点有心无力,遭遇到了传说中的“男题”,夫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桌上吃饭的时候,多出了些大补之物,像什么牛鞭汤啊这些,钱仕进一想起来就觉得想吐他自感无颜面对夫人,所以也就不爱早回家,每次都拖到夫人睡着了才回家

    正当钱仕进为自己的男题而苦恼的时候,只见两个府中守夜人打着灯笼过来,钱仕进连忙躲在一边

    只见两人越走越近,一边走还一边聊天道:“哎,你听说了么,王家庄那个王达纶被赵致高给告了,明天就要审理了”

    “嗯,我当然知道了,你说赵致高也好意思声张,二百多打人家二十多个人,还被人家揍得屁滚尿流的”

    “哎,你说奇怪不奇怪,王家大少被打的时候,也是二十多个人去的怎么过了几天,这二十多个人一下子变那么厉害?难道他们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谁知道呢,嗨,管那么多干嘛,好好值班吧”

    待两人走远后,钱仕进闪身出来,看着两人背影,心中不断回想着他们说的“灵丹妙药”几个字,他越想越兴奋,如果他有了那个药,他还会怕无颜见老婆?

    不过过了一会,他又叹了口气,这些东西乃是个人**,怎好得去和别人讲出口,他钱仕进可丢不起这人

    正当钱仕进长吁短叹的时候,有人来通报:“师爷,有个叫王达纶的人求见!”

    “不见!等等,你让他进来吧!”钱仕进习惯性的说不见,但突然觉得名字耳熟,想起刚才两个守夜人的对话,连忙让王达纶进来

    王达纶听到钱仕进让他进去,心花怒放,心想两个哥哥还是靠谱嘛,没白演那场戏

    当王达纶进屋后,看见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的钱仕进,连忙施礼道:“在下王达纶,见过钱师爷!”

    钱仕进让坐在椅子上,看着王达纶轻声问道:“你就是王达纶?见我有何事?”

    王达纶连忙说道:“在下来见钱师爷,是为赵致高状告在下一事而来”

    钱仕进连忙打断王达纶的话,说道:“这件事情和老夫有什么关系?明天县令大人自会秉公审理!来啊,送客!”

    “钱师爷,请给我一刻钟,我要说说我能打赢赵致高的原因,我说完就走!行不行?”王达纶连忙求情道

    钱仕进一听,心中很是好奇,难道真的有什么灵丹妙药?嗯,辜且听听也无妨于是他开口说道:“说吧,我就当听故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天干,赵家庄的赵致高就带人霸占了水源,所以我们只好去和他们抢结果,赵致高不仅召集了近两百人,还借来了十个边军结果我们才二十多个人,被赵致高给打伤了!”王达纶说道

    “那我怎么听说是你把赵致高给打伤了?”钱仕进问道

    “我们忍不了这个气,再说我们也得活命啊,所以我们第二次又去打,这次我们配合得当,而且那天我们状态神勇,这才打赢他们!”王达纶答道

    “那你们这次组织了多少人才打赢他们啊?”钱仕进问道

    “回师爷的话,我们就二十多个人”王达纶答道

    “你说谎!你当我三岁孩子,人数相差十倍你们怎么打赢的?”钱仕进开始慢慢套王达纶的话了

    “师爷,我没有骗你,我能打赢,是因为这次我使用了祖传的神药大力丸”王达纶连忙掏出准备好的瓷瓶,递给钱仕进道:“师爷,你看,就是这个如果你不信,师爷,你把这药拿回去试试,你就知道我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了!”

    这小子很上道嘛!钱仕进心里暗道,拿着这个药,端详了半天,问道:“这个药有什么效果?”

    “这个药吃了后能够让人一天内力大无比,而且反应、速度比平时快还有,吃了后男人在那方面状态很猛,大概能坚持两个多时辰!”王达纶答道

    “嗯,那我试试,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会和县尊反映的这个药要怎么吃?”钱仕进内心已是激动万分,但还是面无表情的问道

    王达纶解释道:“师爷,这红的就是大力丸,而这蓝的则是培身丸,师爷您用过大力丸后,必须得吃这个培身丸”

    “为什么?”钱仕进不解的问道

    “因为这大力丸药力很霸道,乃是虎狼之药,用过后会三天内感觉浑身乏力,就像大病一样所以必须得吃这培身丸,吃了之后才不会出现那种症状不过师爷,我得提醒你,即使你吃了这培身丸,三天内你还是会感觉全身无力,肌肉酸痛”

    “哦,了解了”钱仕进点头,现在他满脑子都是两个时辰,才不关心有没力,肌肉疼不疼

    “那没有其他要注意的了?”钱仕进问道

    “没了!”王达纶回答道

    “哦,那你先回去吧,等我试过这个药后,自会给你个公道!”钱仕进开始迫不及待的撵人了

    待王达纶走后,钱仕进迫不及待的急忙往家赶,待最后,索性飞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在心里道:“夫人你可别睡着了哦,为夫来满足你了!”

    王达纶站在县衙边房子的阴影里,看着飞奔而去的钱仕进,激动的对吴良说道:“吴管家,明天不用发愁了,我们一定赢!”

    “呵呵,这都是少爷你能力超群啊,别人对钱师爷是无从下手,但你却能说动钱师爷,老朽佩服啊!”吴良笑呵呵的答道

    没吃过猪肉,我见过猪跑嘛,后世这些手段多了,多少官员都是败在商人们的各种五花八门的行贿手段上王达纶内心暗暗的说道

    “哪里,哪里,还是两位哥哥帮忙啊!”王达纶口上谦虚的说道

    正说着张新、牛林两人,只见两人跑出来,找到王达纶,用力的抱着王达纶,激动的说道:“兄弟,什么都不说了,以后哥哥们的前途就靠你了!你可要多帮我们在钱师爷面前说好话啊!”

    “两位哥哥见外了,不是哥哥们的提醒和帮忙,我能接近钱师爷,能把礼送出去吗?放心,以后哥哥们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小弟一定会鼎力帮助两位哥哥的!”王达纶连忙诚恳的说道

    “好兄弟,啥都不说了,哥哥们祝你明天旗开得胜,气死赵致高和姚树铭两个王八蛋!”张新和牛林提前恭喜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