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你喊破喉咙也没用

    不得不说,明朝时嫁女儿的嫁妆比夫家给的聘礼要重得多,所以在明朝,如果一个家庭有太多女儿的话,光置办嫁妆都会让一个富裕之家破产

    不过嫁妆重了并不是夫家占便宜,陪嫁的嫁妆所有权是属于女方的,以后女方被休或是改嫁都是可以带着嫁妆回去的王达纶感叹,换后世那些非有房子车子不嫁的娇娇女们来到明朝,估计怕是提都不敢提吧!

    等队伍吹吹打打的来到庄口,吴良早命人候着了,马上响起了鞭炮,在鞭炮声中,队伍来到了王府门口

    只见门口已经摆好了一个火盆,待新娘下轿跨过火盆后,又被王达纶背进了新房王达纶把方雯儿放在床上,对她说道:“你先休息会吧,我去招呼客人”说罢,就出了房门

    王达纶站在门口,开始了他的接客工作(貌似听起来很有歧义),每个客人到来,他都拱手致谢,然后让吴管家安排入座

    随着客人们的陆续到来,让王达纶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只见赵致高挺着油肚,身手敏捷的冲到王达纶面前,脸上堆满了笑容,连声说道:“恭喜!恭喜!恭喜贤弟今日大婚!”

    “赵员外,你怎么来了?”王达纶很是吃惊的问道

    “作哥哥的以前吃猪油蒙了心,请贤弟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哥哥贤弟今日大婚,做哥哥的略备薄礼,请不要嫌弃!”赵致高满脸堆笑道,说罢,把手中礼单递给边上的吴良

    王达纶见了,也不好说什么,人家在你大喜日子过来道贺,你也不好撵人不是不过这丫脸皮真厚,都快五十的人了,谁跟你是哥俩,我有那么老么?王达纶暗骂道

    吴良一看礼单,吃惊的说道:“赵,赵员外,你确定你没写错礼单?”

    赵致高说道:“略备薄礼,不成敬意,今天我是来赔罪的”

    王达纶也好奇,接过礼单一看,只见上面写着银子五十两,土地一百亩这哪是什么薄礼,是超级厚礼了,折合算下来差不多得十五万人民币了

    王达纶连忙推辞,赵致高说道:“如果你不收下,那就是不原谅我,难道要哥哥我负荆请罪?”

    王达纶无奈,只好示意收下,热情的邀请赵致高进去用餐

    赵致高的行为仿佛只是一个开头,后面陆续来了一些平时很不来往的地主,全都奉上不菲的贺礼

    而事情的顶峰则是姚树铭的到来,只见姚树铭带了十多个人,拿着大包小包的贺礼,一见王达纶就亲热的拉着王达纶的手,高声称赞王达纶

    说到动情处,还抹两滴眼泪,回忆起王达纶父亲的往事,还连连感叹如果他老人家健在的话,看到王达纶如此出息该有多好

    “果然不愧是比赵致高厉害的人,看看人家这演技,都快成影帝了!”王达纶心中暗自说道

    而当姚树铭递上礼单的时候,全场都震惊了,真不愧是大手笔啊,各式贺礼不算,还有一百两银子和两百亩土地

    大家看着王达纶,心里不约而同的冒出一句话,王家开始发迹了!

    抱着巴结王达纶的想法,宾客们都很是热情,纷纷拉着王达纶喝酒

    于是王达纶喝高了,喝得头重脚轻,走路都不稳了,当把最后一拨宾客送走后,天早黑了,王达纶拒绝了别人帮他扶回去的主意,自己一歪一歪的走回卧室

    当王达纶走进卧室,发现方雯儿正坐在床上,而两个侍女和健妇们正坐在边上,正拉着方雯儿聊天看来她们是完全的贯彻了方文进的指示,严防死守到底

    “姑爷!”见到王达纶进来,四人起身行礼

    “嗯,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去休息去吧!”王达纶吩咐道

    “姑爷,让春芽和兰馨留下来服侍你们吧?”其中一个健妇说道

    “不用,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们在我们怎么行房啊?”王达纶连忙拒绝道

    “可是···”四人为难了,方文进的指示怎么办?

    “别可是了,都走都走,**一刻值千金,别耽误我的好事再说有我在,能出什么事!”王达纶把他们推出去,然后关上了门

    王达纶转身看着重新放下盖头的方雯儿,打了个酒嗝,笑着说道:“娘子,我来替你掀盖头!”说罢,准备去掀盖头,结果却扑了个空

    “娘子,你还和我玩躲猫猫?看我怎么掀你的盖头哈哈哈,掀起你的盖头来,让我看看你的眉···”到最后王达纶得意的哼起歌来

    王达纶因为酒醉,再加上方雯儿的躲闪,好几次都扑了空,到最后王达纶一发狠,抱着了方雯儿,强行掀起了盖头,还得意的笑道:“终于让我抓住了吧?哈哈!”

    “放开我!”方雯儿叫道,接着被王达纶口中的酒气熏到,厌恶的扇了扇,掩住鼻子说道:“你不会少喝点,臭死了”

    王达纶嘿嘿的笑道:“今天来的宾客太多,不知不觉就喝多了”

    方雯儿挣扎了出来,离王达纶远远的,怕了他口中的酒气

    “呵呵,离那么近干什么?我是老虎么?”王达纶腆着脸又凑了过去

    “离我远点!浑身酒气,而且还唱那么下流的歌!你简直就是一个粗鲁不堪的流氓!”方雯儿骂道

    “我,流氓?还有,刚才我唱的歌下流?”王达纶觉得真是比窦娥还冤哪,好好的民歌竟然成了下流的歌曲而自己那么老实的人竟然变成流氓

    “是,就是流氓,下流、粗鲁!”方雯儿气呼呼的说道

    “好,好,好!随你怎么说了,我困了,咱们休息吧!”和女人辩论真是讲不清,王达纶决定不和方雯儿纠缠,准备**一刻

    “你想干什么?”方雯儿紧张了

    “能干什么?你说新婚之夜,不**做的事情,还能干什么?”王达纶反问道

    “你,你,你别过来,过来我要喊了!”方雯儿害怕的说道

    “你喊啊,你喊破喉咙也没有理你!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媳妇,夫妻两个洞房谁来管?”王达纶得意的说道,就差没发出星爷的经典笑声了

    “谁和你是夫妻!”方雯儿生气的说道

    “当然是你啊,你别忘了,你可是我明媒正娶回来的,我们可是拜过堂的对了,就差交杯酒了,喝了这杯,咱们开始洞房吧!”王达纶倒了杯酒,递给方雯儿

    “谁和你喝交杯酒,做梦!想我当你媳妇,除非我死了!”方雯儿推开酒杯,愤怒的说道

    “你现在已经是我媳妇了,这是改不掉的事实现在人们称呼你,不是什么该死的徐方氏,而是王方氏,你懂么?还有,要死你随便,不过我提醒你,你死后墓碑上刻着的还是王方氏!”王达纶大声的说道

    “还有,我简直怀疑你都看了些什么书?《女诫》这本书你看过没?上面怎么说的?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句话你应该懂吧?”王达纶讽刺的说道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王家的女人,是我王达纶的媳妇,这是你改不了的事实,如果你还想着你以前的未婚夫,那你才是真正不贞洁之人,你的名声才是真正的臭了!”王达纶毫不留情的继续打击道

    “不,我不是不贞洁的女人!老天,你为何那么作弄我!”方雯儿听了王达纶的话,一时间悲从心来,趴在桌子上痛哭起来

    王达纶看着痛苦的方雯儿,一下子心软了,他走到方雯儿身边,拍拍方雯儿的肩膀,柔声说道:“别哭了,刚才我话说重了,别放心上来,擦擦眼泪!”

    待方雯儿擦了把眼泪后,王达纶坐在方雯儿对面,说道:“我们两个今天结为夫妻,当都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我知道,你心中有委屈,也有不满,对不对?我们现在坐下来好好交流下,好不好?”

    方雯儿停止了哭泣,看着王达纶

    “我知道你现在心中很是不满,对我,也对你父亲!这我能理解,说实话,站在你的角度,我也可能会这么做”王达纶缓缓的说道:“但是,你有没有站在你父亲的角度考虑?”

    “考虑什么?我父亲无非是怕牵连,怕丢掉他的官位!”方雯儿没好气的说道

    “不!你不理解你父亲的苦心,他是怕你吃苦,你过惯了千金大小姐的生活,真的能过粗茶淡饭的日子?”王达纶问道

    “有什么不可以?别人过得,为何我就过不得?”方雯儿回答道

    “呵呵,别那么想当然,粗茶淡饭偶尔吃吃,你可能感觉还不错,但天天吃,年年吃你受得了?还有你会做饭么?会洗衣服么?还有,你会种地么?”王达纶一连串的问道

    “你可以试想一下,当烈日当空的时候,你还在地里劳作回到家,你想歇口气,但是不能,因为你还要做饭,浆洗衣服”

    王达纶识图向方雯儿描述下贫民生活的艰辛

    “冬天,当河水结冰,你作为家里的主妇,你还得冒着寒冷,在冰冷的水里洗衣服,冰水把你的手冻得通红!慢慢的,你的手开始变得粗糙,脸上也开始有了皱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