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敲打

    “别说了,咱们能不能说点别的?”方雯儿被吓住了,不想继续这个问题

    “那好,咱们来说说我们俩,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也不愿意和我洞房那好,我告诉你,我不是一个喜欢强迫别人的人,我可以答应你,我会给你一段时间来慢慢的接受我,接受你的丈夫,这段时间内,我不会碰你这,你满意了吧?”王达纶问道

    “你真的不会碰我?”方雯儿不敢置信的问道

    “真的,我说到做到,我会用事实来慢慢征服你,让你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妻子!”王达纶确认道

    “那今晚···”方雯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放心好了,我们各睡各的,同床不同被,可以了吧?”王达纶很是绅士的说道

    “那好,我们休息吧!”方雯儿松了口气道

    “慢着,慢着,我们交杯酒还没喝呢!”王达纶阻止道

    “交杯酒?我们还要喝?”方雯儿吃惊的说道

    “当然要喝了,毕竟我们是夫妻了嘛!我都做出让步了,你还不配合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王达纶威胁道

    “好吧!”方雯儿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当两人手臂纠缠在一起的时候,王达纶忍不住一阵得意:“哈哈,可爱的羔羊,我是不会让你逃出我手掌心的!”

    当晚,方雯儿是辗转难眠,她随时担心王达纶会不会食言,化作禽兽扑上来

    而事实证明,王达纶禽兽不如,酒多的他刚开始还有点心痒,但心中反复提醒自己,人无信不立,如果那样做了,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到最后,酒意上头,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当王达纶醒来的时候,发现方雯儿早就起来了王达纶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起床

    “早!昨天睡得怎么样!”王达纶看见方雯儿问候道

    “不怎么样!”方雯儿回了一句

    “哎呀!你的眼睛怎么了,怎么会有黑眼圈?”

    “还不是拜你所赐!”方雯儿嗔怒的说道,她不愿意提起昨晚担心王达纶侵犯,所以都没睡

    “关我什么事?”王达纶纳闷的问道

    “因为,因为你会打鼾!所以吵得我睡不着”方雯儿连忙想出个借口

    “哦,呵呵,别见怪,男人嘛,一般都会打鼾的要不这样,以后你先睡,等你睡着了我再睡?”王达纶很好心的提议道

    “算了,我忍忍也就习惯了!”方雯儿说道,内心暗道我敢先睡么,万一我睡着了,被你占了便宜,那该怎么办

    王达纶看着方雯儿的样子,心中暗乐,你个傻妞,两个人都睡在一张床上了,还怕我占便宜?哈哈,你早就上了贼船了!

    “哦,对了,今天不是要回门么?你就准备这样见你父母?”王达纶指着方雯儿的头问道

    “我什么样?我头发梳了啊!”方雯儿很奇怪的问道

    “拜托,你现在是结婚了的人,还做少女打扮?你这不是告诉你父母我们两个昨天没圆房嘛!”王达纶提醒道

    “哦,我忘了,昨天没睡好,现在都还是晕的”方雯儿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又跑回梳妆台前

    “笑得还挺美的!这小妞!”王达纶称赞了一句,慢悠悠的晃了出去

    当王达纶走进书房,他马上把门关了起来,问道:“系统,我的任务算完成了么?”

    “完成了,解锁红薯和玉米兑换,兑换价格为一钱银子一斤目前没有新任务,你安心的种地吧,要造人也行”系统打趣的说道

    “喂,你的兑换价格也太高了吧,十斤玉米就要我一两银子,在后面一两银子我至少能买两三百斤玉米了”王达纶抗议黑心的jiān商

    “现在你买个给我试试,你爱要要,不要拉倒,我又没强迫你买再说了,这可都是高产种子,价格能不贵么?”系统的语气很不耐烦

    “我恨垄断!”王达纶马上就忍气吞声了,系统那摆明了就是搞垄断,根本不鸟顾客

    等吃过早饭,两人准备回门,王达纶看方雯儿在马车上坐卧不安,于是问道:“你怎么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父亲?”

    “有点!”

    “不要担心,有我呢!”王达纶拍着胸脯保证道

    但事实却完全变了个样,方雯儿回到方府,那简直就是如鱼得水,和方母两人像是有一箩筐的话说不完

    而王达纶则是悲剧了,因为方文进和钱仕进两人忙着招呼客人,结果他被遗忘了王达纶越坐越拘束,到了最后,变得有点坐立不安了

    还好,方文进很快的想起了他,让他到书房里谈谈,王达纶现在是感觉浑身不自在,听到方文进叫他,他更是感觉有点不安

    “不用怕,女婿见老丈人都那样,再说都把人家女儿给娶了,还怕个什么啊!”王达纶拼命的给自己打气可能在他心底,他还是没有接受他成为县令女婿的现实,总以为是在做梦

    “达纶,来,坐过来,刚才忙着招呼客人,都没时间招呼你,我们聊聊!”方文进招手示意道

    “好的,岳父大人!”王达纶老老实实的过去坐着

    “呵呵,达纶,干嘛那么拘束,你看我像是会吃人的老虎么?你提亲的时候可是很有勇气嘛”方文进打趣道

    “这个,我不是成了你的半个儿子了么,在尊长面前要规矩点!”王达纶连忙说道

    “呵呵,你啊!一下子胆子泼天大,一下子又那么谨小慎微,都不知道你真实的性格是什么?”方文进继续打趣道

    “那不是都被逼的么!”王达纶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娶我女儿可没人逼你啊!”方文进呵呵的笑道

    王达纶被方文进弄了个大红脸,呐呐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好了,和你开玩笑的,放松点,说实话我还是比较欣赏你的性格,该大胆的时候一定要大胆,该低调的时候就要低调你作为我的女婿,所作所为可以说都和我有关系,所以低调是对的”方文进敲打道

    “岳父放心,我绝对不会仗着身份在外面胡作非为!”王达纶连忙起身郑重的说道

    “嗯!”方文进满意的点点头,突然问道:“听说昨天姚树铭和赵致高都去参加婚礼了,还送了厚礼?”

    “是的!”王达纶惊诧于方文进的耳目发达

    “土地留下,把银子退还给他们,告诉他们这是我的意思”方文进不容置疑的说道,他怕王达纶不理解,解释道:“你现在根基太浅,不易树敌但如果完全不收,他们心中不安!”

    “我明白了!”王达纶很是高兴,他先还头疼姚树铭和赵致高送的厚礼

    “说完正事,我们来说点题外话你可知道雯儿是我最宠爱的孩子?”方文进问道

    “知道!”

    “你不知道!雯儿自幼就深受我宠爱,到长大更是如此”方文进说道

    “我儿子虽读书用功,天分也好,但与我越来越隔阂,整天只知读圣贤书所以三年前我被贬官,我把儿子留在京城太学读书,只带女儿赴任我这几年因为被贬官心情很失落,都是靠女儿帮我开解,让我开心”方文进回忆道

    “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悔婚?”方文进问道

    “知道!你不愿让女儿吃苦!”王达纶接话道

    “你错了!这不是主要原因,我方家家大业大,难道养几个人都不行?主要的原因是我和那些东林党人政见不和,迟早都会闹出矛盾,我怎么会让女儿夹在父亲和丈夫之间难做?”方文进说道

    “我以后一定会让雯儿知道岳父你的苦心!”王达纶连忙说道

    “我自己的女儿我了解,你不必和她说,她慢慢会明白的即使不明白也无所谓,什么时候我都是她的父亲!”方文进摆手道

    “是小婿多嘴了”王达纶连忙起身说道

    “这不怪你!”方文进摆手,接着说道:“你是不是疑惑我为何要说那么多?”

    王达纶摇头

    “我为何啰啰嗦嗦说那么多,是想告诉你!”方文进眼神凌厉的盯着王达纶:“雯儿是我方文进最在意的人,如果你敢对她不好,让她受一点委屈的话,我方文进饶不了你!”

    王达纶连忙说道:“我向你保证,决不让雯儿受一点委屈!”

    “那最好!”方文进说道:“你以为我只是为了我的前途,而选择你当我女婿?错了,只要我湖北方家不倒,我升官还是不难的”

    “但我为何选定你?就只因为你有勇气,偶尔还犯傻,傻到二十多个人敢去打人家二百人,我觉得这样的人很单纯,不复杂,而且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有担当的男人!雯儿跟着你,你不会亏待她”

    王达纶听了很无语,你直接说我傻就行了,这不都是被逼的么

    “至于你偶尔犯傻惹出的问题么,只要我方文进还活着一天,湖北方氏还存在一天,我都能帮你尽力解决!当然前提是你不能胡作非为”方文进补充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