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打嘴仗

    解忠良觉得自己最近很霉,自己是什么地方做得不好,结果被千户大人安排来王家庄闹事,虽然千户大人说得很轻巧,就像来王家庄一日游

    但他自己知道这个任务的艰巨,首先王家庄乃是县令的女婿居住的地方,以后得罪县令这个黑锅他是背定了

    其次,即使不怕背这个黑锅,但王家庄是好惹的么?赵致高被人家二十多个人打得屁滚尿流,现在人家是团练了,听说有两三百人,这要怎么打?

    解忠良自己是高度重视对手,料敌从宽了,不仅从其他百户哪里借了兵,凑齐了六百人,还很有先见之明的要求大家不要动刀枪,全都带了棍棒心想这样就不怕他们的扁担了吧,而且胜了以后,也不至于得罪方文进太狠

    但让解忠良郁闷的是,这些边军穷惯了,一进寨子就根本不按命令来,好些人根本就没有去围团练营房,而是跑到农户家中抢劫去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而且郁闷的是,那些都是他借来的兵,根本就管不了

    “你们这些混蛋,敢坏我的事情,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鼻青脸肿的解忠良一边被自己当初的亲兵张保押着走,一边在心里发狠道

    “走快点,磨蹭什么呢?”张保在后面说道

    “这个,张保,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给你们赔不是了我们相识一场,能不能放过我?”解忠良小心的赔笑道

    “趴”他的脑袋上挨了一下,李小七在边上讽刺的说道:“我的百户大人,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你忘了你当初怎么对我们的?”

    李小七面目狰狞的说道:“我们当时求你放过我们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我们尽心竭力的为你当狗,你却把我们卖了,而且还落井下石,把我们送进监狱你说,我们会放过你么?”

    “就是,快走,再啰嗦就让你尝尝我们拳头的厉害!”旁边几个人在边上说道

    解忠良万分无奈,只得老老实实的往前走,心中不断咒骂那些不听他命令的边军

    但解忠良不知道的是,他正在咒骂的对象,也在咒骂着他他们也和解忠良一样,被打得鼻青脸肿的

    而且更惨的是,他们还被村中的女人们厮打,因为他们的抢劫行为,成功的激起了全村男女老少的激愤,什么臭鸡蛋烂菜叶全都向他们招呼

    “现在怎么办?”王达纶问老军痞田伯光道

    “呵呵,现在没我们的事情了,接下来就是打嘴皮官司,该怎么办你知道了吧?”田伯光说道

    “呵呵,我就让人通报我老岳丈,说起玩嘴皮,还是他们读书人厉害!”王达纶这货快忘了自己也是读书人

    事实证明,方县尊果然不愧是读书人,他把人接过去放监狱后,还很煞有其事的写了份公函给兴县千户郑立伟,称最近下面团练抓获一伙打着边军旗号来村子中抢劫的土匪

    方县尊表示很愤慨,希望军方控制好军中制服、装备的外流,这群土匪如果不是抢劫激起公愤的话,可能还真的被他们蒙混过去

    信的末尾,还特意提醒,他们交代说是来抓逃兵的,以后如果军方真的有这个行动的话,必须得先知会地方,不然引起地方恐慌,那就是大事情了

    郑立伟接到这份公函,脸都气歪了,不仅人被当土匪扣了,还被指责控制军备不严

    最让人愤怒的是,还被人堵住了证明他们是军人的借口你说他们是军人,来抓逃兵,我们地方怎么不知道,这必须由我们地方配合的,不然你们就是滋扰地方,纵兵为匪了

    郑立伟愤怒的大骂道:“废物,都是一群废物,那么多人去围一个村子,还被人给打败了,我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我早告诉你们,吃空饷不要太过,士兵该练则练,现在出事了吧?被一群才丢锄头几天的团练给抓了,你们让我老脸往哪里搁?”

    郑立伟越说越气,就差把面前的军官们给人道毁灭了

    剩下的几个百户全都不敢做声,心里暗骂道:“光会说我们,大头都被你郑千户给吃了,我们不吃,难道要穷死?”

    “来人,备马,跟我去县衙要人!”郑立伟想半天,还是决定厚着脸皮去要人

    “大人,要不要我们把剩下的人召集起来,一起去吓吓他方文进?”有百户拍马屁道

    “好主意,如果他不放人,你再带人直接劫了大牢,对不对?”郑立伟阴着脸问道

    那个百户看郑立伟脸色不对,呐呐的道:“呵呵,只是吓吓他”

    “吓个屁,他还巴望你这么搞!动动你的猪脑子,现在人家就指责你假冒士兵抢劫了,你还带人去闹,闹大了上头怎么看?朝廷怎么看?那些御史光用吐沫都能淹死你!”郑立伟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众百户全被郑立伟的口水喷焉了,全都不敢说话

    郑立伟看了看全做鹌鹑状的众百户,冷哼道:“一群蠢货!给我约束好底下的人谁敢给我再捅篓子,我摘谁的帽子!”说完,大步向县衙而去

    当郑立伟向县衙赶的时候,王达纶正和方文进坐着喝茶,方文进喝了口茶,说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这群家伙的反应!”

    王达纶喝了口茶,说道“既然他们撕破了脸,那我们就要整死他们,不要给他们翻身机会!”

    王达纶在心里暗哼一声,虽然我性格比较随和,但我怎么说也还是乡镇干部玩粗暴谁怕谁啊!

    妈的,虽然大家都以为乡镇干部都是一群土鳖,但他娘的换城里的干部来试试?城里干部们喜欢简单问题复杂化,而我们乡干部,则是要把问题简单化

    农村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多了,没点刷子,没点匪气你干得下来?老虎不发威,你当我乡镇干部就不是干部了?

    方文进点点头,很是赞同王达纶的话,他思考了半天,说道:“我估计郑立伟会来要人的,你这一次够狠的,直接把他的主力一网打尽了”

    “那好,既然他碰上了,如果他不掉块肉,那就别想把这些人要回去,我已经安排好了村子里的人写好诉状,如果他们太横,我也准备好安排人到太原、大同衙门告他们!”王达纶在边上补充道

    方文进赞赏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达纶,如果我不知根知底,我还以为你是衙门里那些滑吏,你整起人来还是挺门清的嘛!”

    王达纶汗了一下,后世的乡镇干部容易么,肝是领导的,智商是上级部门领导的,笑脸是群众的,委屈是自己的对这些东西不门清,什么时候背黑锅都不知道呢!

    现在群众的维权意识很高,但zhèng fu的执行力却远远跟不上现在都提倡文明执法了,结果执法文明了,但遇到一些不合理的要求,大家都不敢硬顶了

    现在面对群众纠纷,大家都倾向于用钱解决至于强制执行,抱歉,如果强制拆你个违建,闹出群体性事件,那算谁的?

    方文进想考考王达纶,问道:“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

    王达纶想了想,说道:“必须要挟他们同意把这些地吐出来,作为补偿,我可以每年多提供一千石粮食,或者一千两银子给他们,以后我可以承包他们的地,还可以招募他们的富余人员”

    “承包他们的地,他们应该没有多少问题,但招他们的人,他们估计不会同意吧!”方文进沉吟后说道

    “我可以补偿他们,我每从他们那里招一个人,补偿他们一两银子!”王达纶承诺道

    “贤婿,你会不会觉得你是用银子砸人?”方文进无奈的说道

    “呵呵,岳父大人,我很认同一句话: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王达纶说道

    “贤婿!”

    “嗯?”

    “我觉得我以前错估了你!如果你当时表现得那么阴险,我绝对不会把女儿嫁给你!”方文进说道

    “岳父大人,你放心,我是一个顾家的人,我会对雯儿好的!我会转变这么多,主要我认识到这个世道,你不适应这个该死的世道,那你不仅会被玩废,还会连累家人!”王达纶难得的对方文进理直气壮的说道

    方文进还未说话,下人过来禀报道郑立伟已经来了

    方文进展颜笑道:“菜已经上桌了,该怎么吃,就看我们俩的了,贤婿,敢不敢跟我去吃这道菜?”

    王达纶笑笑:“佳肴在前,谁敢放过?这道菜我们翁婿俩吃定了!”

    郑立伟还不知道他变成了王达纶翁婿俩眼中美味的菜,他焦急的坐在椅子上,心中暗暗思索着待会见到方文进该怎么说

    待见方文进和王达纶进来,郑立伟马上跳了起来,对着方文进说道:“方县尊,你们地方上胆子也太大了吧,竟敢打伤我们军方执行任务的官兵,并且还拘禁他们!“

    方文进装傻道:“郑千户,你到底说什么啊,怎么把我搞糊涂了?”

    郑立伟见方文进还是在装傻,连忙大声的说道:“你们拘禁了我们军方派去执行秘密任务的官兵!他们是奉命去抓捕和蒙古鞑子勾结的jiān细!”

    王达纶在边上发话了:“千户大人,你说那些土匪是你派去的?真的?那好,拿来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