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抱错了

    最后苏禄千恩万谢的走了,而田伯光被这么一闹,也不敢再掉以轻心,痛下决心,完全按当年戚家军的标准来训练团丁们,并且制定了严厉的军法,自己带头执行,段时间内,队伍的气质就焕然一新

    经过苏禄的事情,团丁们纷纷心里佩服王达纶,比比其他东家,再看看王达纶,团丁们心里就有杆称,这年头要遇到一个善心的东家不容易啊

    当王达纶过了几天面向所有佃户和团丁,推出“临时救济金”后,王达纶的声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王大善人”的称号整个兴县妇孺皆知

    而所谓的“临时救济金”则是指佃户们和团丁家里如果有人生大病,或是遭遇意外,导致家庭生活困难的,就可以向王达纶申请临时救济

    当然,救济金没有王达纶给苏禄那么高,王达纶每年只是拿出一百两银子,刚好可以维持他们的正常生活,吃人参什么的那就不可能了

    不是王达纶吝啬,而是王达纶在经过多方考虑后才定这个标准,一是如果钱太多的话,其他地主怎么看,别人怎么看?那比较容易得罪人;二是久在基层的王达纶后世见多了一些吃低保的人的嘴脸

    有人宁愿每个月吃着一百多块的低保,而不愿努力工作,改变现状而是把大把的时间拿去喝酒、打牌、玩鸟,等到他没吃的东西的时候,往乡镇大门一坐,还非常心安理得的问:“我的低保到了没?我快饿死了!饿死了你们要负责!”

    而在边军内部,土地承包这个问题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毕竟各百户们对于拿出多少地、什么地来承包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

    而王达纶当时也是想得过于简单,有些偏远、贫瘠的地根本就没有承包价值,而且在军户大量逃亡后,缺人也成为王达纶头疼的问题,所以承包土地这个事情一直没确定下来,最快估计也要到明年开春后,才能确定协议

    感觉一下子无所事事的王达纶,除了每天练练毛笔字,应付明年的纳监后,就再也找不到什么事情做,在没有电的年代,王达纶感觉自己快发霉了

    “不过幸好我是地主老财,家中妻妾大大的有啊!”王达纶得意的说道,某人开始饱暖思**了

    于是在吃晚饭的时候,某人悄悄的给两位妾打暗号,要她们晚上到他房里来可惜的是,两位美女都没有任何回应

    “难道是他们没看到?”王达纶疑惑的想到,于是又重新发信号

    “相公,你不舒服么?”方雯儿在边上关切的问道

    “没有!”

    “没有?那你的脸怎么会变那么怪,挤眉弄眼的”方雯儿明知故问的说道

    “嘿嘿,嘿嘿”王达纶只好尴尬的笑,为何那两个眼色那么差,而这个眼睛那么毒呢

    “相公,你晚上还过来陪我说话么?”方雯儿故意问道

    “妖精!”王达纶在心里暗骂,怎么女人一怀孕就醋意重呢,个个精得像鬼似的

    “今晚我突然想起我规定的字还没写完,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自觉了,所以我一定要坚持把它写完!所以今晚我就不陪你了”王达纶大义凛然的说道

    “我不是看你今早写完了二百个字了么?”方雯儿疑惑的问道

    “夫人,我深感自己的字太丑,我决定了,要每天多写二百个字!你不要劝我,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王达纶坚定的说道

    “好啊,你以后每天写五百个字得了,以后我每天帮你检查!”方雯儿兴奋的赞同道

    我去!王达纶心中快郁闷死了闭着嘴,坐在椅子上,懒得说话了

    方雯儿见王达纶变脸了,也就适可而止,没有再逗他,口中一语双关的说道:“好吧,那你晚上不要写太晚哦,要注意身体,早点休息两位妹妹,你们可要监督好相公,不要太晚哦!”

    “让姐姐失望了,我今天可乏得紧,我要早去休息了!”思晴说完就回房休息了

    “今天我没兴趣陪他练字,练武的话我可以考虑下!”林晓箐说完也闪人了

    “哈哈,看来今晚有人无心睡眠了,是不是,宝宝?”方雯儿摸着肚子也回房去了

    王达纶看着三人的离开,心中暗道:“晚上你们两个敢不过来,小心我家法伺候”

    于是王达纶在书房练了会字后,就开始在房间里等,等啊等啊,等到快睡着了,都没有见一个人影

    “哼!你们不过来,难道我不会过去么?”王达纶发狠道:“等我过去了,要狠狠的收拾你们!”

    王达纶先摸到林晓箐的房间,里面灯还亮着,王达纶得意的想到:“晓箐最是面冷心热,这个时候了还在等我”

    于是王达纶轻手轻脚的摸到门边,准备悄悄的进去,给林晓箐一个惊喜,王达纶轻轻的推门,门没动再推,王达纶力度加大,嗯?怎么门还是推不动!王达纶再次用全力,门还是纹丝不动

    难道门被从里面闩上了?王达纶连忙把眼睛从门缝看过去,大门真的被闩上了,里面还隐约听到有水声

    “嘎嘎,原来是在洗澡啊,真是的,老夫老妻了,还关门干什么?真不放我进来啊,幼稚!我会没准备么?”王达纶得意的扬了扬手中的小刀片,开始慢慢的拨门闩

    待门被打开后,王达纶更加的轻手轻脚,他准备进去好好的吓林晓箐一跳

    只见昏黄的灯光下,在弥漫的雾气中,林晓箐正背对王达纶,舒服的坐在浴桶,悠闲的泡着澡

    “嘿嘿,好啊,敢放我鸽子,自己在这里洗澡,被我逮到了吧,洗澡也不知道叫我,看我怎么收拾你”王达纶轻轻的来到林晓箐身后,使出绝技--抓波龙抓手

    刚一抓住,王达纶就觉得不对劲,“怎么晓箐的胸变大了难道是错觉?我再捏捏看!”王达纶又使劲捏上去

    “啊!”一声尖叫,刚才声音的主人被突然袭击搞懵了,胸部再次被袭,她才尖叫着反应过来

    “坏了!不是林晓箐,是她的侍女侍剑!”王达纶一听声音就反应过来闹乌龙了,连忙用手去捂侍剑的嘴:“别叫,是我!”

    侍剑挣扎着把头转过来,看见是王达纶,又是“啊!”的一声,“你是怎么进来的?”

    王达纶急了,连忙捂住她的嘴,紧紧抱着抱着她,不让她动弹,在边上解释道:“误会,这是误会,我以为是晓箐,所以我进来了对了,晓箐呢?你怎么会在她房间?”

    “呜呜!”侍剑示意她嘴被蒙着,说不了话

    “我把手放开,不要大声,知道不?小心待会把人给招来!”王达纶威胁了一下侍剑,才慢慢放开了手

    “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侍剑冷脸说道

    王达纶一看,自己的一只手还紧紧的捂住人家宝贝上面,连忙讪笑着收回了手,赔笑道:“刚才我怕你喊了把人招来”

    “你的色狼,我不活了,我杀了你!”侍剑情绪激动,准备起身拿刀

    王达纶大骇,连忙双手紧紧的勒住侍剑,不敢让她动弹,哎,草原上的女人都是烈马

    “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你!”侍剑还在嚷嚷

    王达纶连忙一只捂住她嘴,另一只手紧紧的勒住她脖子,威胁道:“再闹,再闹我就对你不客气!”

    侍剑的眼睛瞅瞅王达纶,又瞅瞅王达纶的手,口中呜呜的,意思是说你现在就在对我不客气

    王达纶勒住侍剑脖子的手顺势而下,又捏住侍剑的宝贝,狠狠的捏两下,说道:“还敢不敢闹?”

    侍剑呜呜的抗议

    “还不听话,我捏捏捏!”王达纶连忙继续惩罚,过了一会,侍剑的耳垂开始变红了,看着侍剑变红的耳垂,王达纶恶作剧的心上来,嘴对着侍剑的耳垂吹气,到后面更是含着侍剑的耳垂

    侍剑很快就受不了,口中发出低沉的呻吟声,双条大腿夹得紧紧的

    把玩了一会,王达纶手累了,准备换手,口对着侍剑耳朵吹了口气,慢慢说道:“我要换手了,不准闹,知不知道?”

    “嗯”侍剑含糊的哼了一声

    王达纶换手后,口也换了另外一边的耳垂,舒服的手感让王达纶的动作加快

    “嗯,嗯,嗯!”侍剑的呻吟声更激烈了,过了一会,侍剑没被固定的那只手,慢慢的攀上了另外一边的山峰,而被抱着那只手挣扎着向河谷而去没过一会,侍剑开始急促的呻吟起来,两条笔直的大腿在水里用力的扑腾着

    王达纶现在也是热血沸腾,连忙扒掉身上的衣服,跳进浴桶里,抱着侍剑猛啃,待两人都喘不过气来,王达纶急促的说道:“我要进去了!”

    侍剑含糊的“嗯”了一声,王达纶见得到允许,连忙把侍剑的手拉扶在桶缘,抱起侍剑的腿,分开,然后慢慢的进入侍剑体内一时间,呻吟声、喘息声、水花声混成一片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