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有口臭的大师

    待王达纶和方雯儿走入禅房,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和尚正在蒲团上打坐,只见这大和尚红光满面,脸带慈悲,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

    知客僧把两人带入坐中,开口介绍道:“两位施主,这位是无相大师,无相大师乃是杭州灵隐寺前来挂单修行的高僧,他乃得道高僧,你们找他祈福,那是最好不过!”

    “阿弥陀佛!”无相大师喊了句佛号,开口说道:“所谓出家人四大皆空,这些不过是些水中花,镜中月,两位施主不要听静心胡说,我不过是佛祖坐下一虔诚弟子,得道高僧什么的不敢妄受!”

    “不过佛祖慈悲胸怀,最爱普度众生,两位施主有缘到此,有什么老衲可以帮助的,尽管开口!”无相大师接着说道

    “大师,我夫妇二人来此,是想给我腹中孩儿祈福!”方雯儿被大师的风范所心折,起身恭敬的说道

    “请女施主坐好,方便的话把右手给我一观!”无相大师慢慢的开口说道

    “我观夫人面相和手相,夫人乃是大富大贵之命,夫人命格,贵不可言,至于夫人腹中胎儿,那更是富贵荣华之命,从生下来就是一帆风顺,光大门楣的贵人命不过,请恕老衲直言,因为施主你的孩儿命格太贵,受上天妒忌,可能会有一些灾厄和磨难,女施主你以后要小心留意!”

    “什么?我的孩儿会有灾厄和磨难,大师,请问严不严重,有没有什么化解之法?”方雯儿一听胎儿有灾厄和磨难,连忙担心的问道

    “不妨,你的孩儿乃是贵人之命,小有磨难,最终会逢凶化吉的夫人你以后只要多加留意,多做善事,多积功德,上天一定会保佑他的”无相很是淡然的说道

    “大师,你告诉我,有没有什么化解之法?”虽然听无相大师这么说,但方雯儿还是不放心,这叫关心则乱

    “也罢,既然女施主你求到我,佛家有度厄解难之德,我就给施主你指条路子”无相悲天悯人的说道

    “大师快快请讲!”方雯儿连忙追问

    “你腹中胎儿乃是因为富贵之命,为上天所嫉,所以施主你需要诚心敬意的向佛祖祷告,请法力无边的佛祖帮你出面化解这些灾厄!”无相慢慢的说道

    “那你告诉告诉我,我要如何做?”方雯儿关切的问道

    “本寺乃供奉佛祖所在,向佛祖祷告也很是灵验,施主你只需包下本寺一个月的香火,让本寺僧人日日为你念经祈祷,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佛祖被你的诚意所打动,也就会帮你解忧了”

    “那好,大师,你们一个月的香火我包了,请问要多少银子?”方雯儿马上就准备掏钱

    “施主,你误会了,我们出家人四大皆空,怎么还会谈这些阿堵物,再说拜佛讲究诚心诚意,佛祖看中的是你的虔诚!”无相大师连忙纠正道,好一个得道高僧

    “哦,大师,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我想捐一些功德,请问怎么捐?”方雯儿道歉说道

    “空性,你把功德簿拿来!”无相大师说道

    待空性把功德簿拿过来后,方雯儿接过递给王达纶

    王达纶一看,得,都是女人花钱,男人买单,捐就捐吧等王达纶一翻开功德簿,差点没骂出来,你妹哦,你们这到底是功德簿还是杀猪薄,只见上面最少的也是捐五十两银子

    “真的有人捐那么多么?你们一个破庙,没那么旺的香火吧!”王达纶吐槽

    但吐槽归吐槽,王达纶也不好问是否真的有人捐那么多,只得认栽,被当猪宰就宰了吧,反正也不缺那点钱,面子要紧啊王达纶心疼的在上面写下了一百两银子

    空性接过王达纶递上的银票后,就礼貌的告退了,无相大师见王达纶掏出那么多钱,脸上的红光更多了,面容更加柔和,他笑眯眯的说道:“相见既是有缘,这位施主,让老衲为你看看面相如何?”

    你妹哦,还来,不过捐了那么多钱,让他看看吧,不能亏本不是?至于如果还要忽悠出钱,王达纶打定主意,一分不出

    “咦?”无相大师惊呼一声,开口说道:“施主你能不能坐近一点,把你的左手给我看看,你的面相很是怪异,老衲从没见过”

    当王达纶坐近,把手交给无相大师,无相大师看了看,奇怪的说道:“施主,你的面相很怪啊,你曾经是不是生过大病?”

    随着无相大师一开口,王达纶马上就有捂鼻子的冲动,为啥?无相大师有口臭!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臭啊

    无相大师还不自觉,他还在等王达纶的回话,见王达纶不回答,继续进行毒气攻击,说道:“施主,你曾经生过大病是不是?你的面相属于枯木逢春之相,不过随着这次灾病过去,你以后是桃花满面、脸带富贵之气”

    “嗯!”王达纶受不了大师的口臭,不敢说话,从鼻子里出声,心中暗想:“这个大师还是有两把刷子嘛,这都能看出来,不过这大师的口也太臭了吧!不是说得道高僧都是法力高强的么,怎么连自己的口臭都不能解决”得道高僧的形象在王达纶心目中轰然倒塌

    而无相则是心中暗乐,小样的,见了你功德簿上的名字,我还不知道你是谁么?你是臭名远扬了,谁没听说过你被人灌大粪水昏死的事!看我继续忽悠,把你口袋里钱掏干净!

    打定主意的无相大师继续进行毒气攻击道:“施主,我看你面相,你以后的路很顺,不过你三年内有一劫,如果能安全度过,那你就逢凶化吉,万事顺意!”

    王达纶实在是受不了无相大师的口臭了,连忙起身说道:“大师,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事,要先走了,感谢你的指点,再见!”说罢急忙跑出禅房

    无相大师见王达纶跑掉,心中很是纳闷:为啥我的忽悠**没有忽悠住他呢,难道我的功力还有待提高?

    跑出禅房的王达纶,深深的吸了两口气,暗暗感叹:能zi you呼吸新鲜空气真好!

    “相公,你怎么突然跑出来了,也不等等我!”方雯儿在后面赶过来生气的说道

    “呵呵,我是觉得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走吧,我们叫上她们回家了”王达纶避而不答,还在人家地盘上,怎么说也得给人留个面子

    “好吧,我们去叫她们!”方雯儿点头

    两人很快在侧大殿里找到了林晓箐和侍剑,林晓箐两人正无聊的看那些佛像,王达纶还很好奇的问道:“晓箐,你们两个求了什么签?”

    “没有,我没有求签”林晓箐回答

    “难得来庙里,求个签玩玩嘛”王达纶说道

    “我不信这个东西,自从我娘死后我就不信这么东西了”林晓箐有点伤感的回答

    “那你信什么?人总要有点信仰吧!”王达纶很有哲学家风范的问道

    “我信我的双手,信我手中三尺长刀!求佛不如求己!”林晓箐抬起双手,用力的握拳说道

    “嗯,其他人呢?”王达纶见林晓箐在人家场子里说不信佛,连忙岔开话题道

    “思晴和喜翠他们去拜佛了,思晴真是虔诚,她说她要每个神仙都要拜拜”林晓箐说道

    王达纶无语了,这两个女人,要么一点不信,要么虔诚得要命,真是两个极端

    “我们走出去,慢慢的和她们汇合吧”方雯儿提议道,她还想抽只签

    “好吧,她们拜佛也还有一阵,我们慢慢的遇她们吧1”王达纶说道

    今天方雯儿手气很好,抽到一只上签,等解完签又是半天,要不是王达纶催促,她还不想走呢

    四人在正殿遇到了正在问卦的喜翠两人,王达纶问道:“思晴呢,没和你们在一起么?”

    “刚才和我们在一起的,后来我们拜不动了,就约好在这里等她”春巧解释道

    “就她一个人?时间不早了,我们分头找找,让她别拜了,下次再拜吧”王达纶不放心的说道

    众人听了,开始分头找思晴,结果找遍了整个寺庙,根本就没有见到思晴的影子

    “会去哪里了呢,怎么就看不见她的影子?”王达纶有点急了

    “相公,别着急,思晴会不会拜完佛就到门口等我们?我们去问问孙六他们”林晓箐在边上冷静的说道

    “嗯,我去门口看看!你们在这里等着”王达纶说完,急忙跑了出去

    孙六等人正在门口吹牛聊天,见王达纶慌张的跑出来,连忙上前,问道:“少爷,怎么慌张干什么,出什么事了?”

    “思晴,思晴你们见她出来了么?”王达纶急忙问道

    “没有啊,三夫人没有出来啊!”孙六吃惊的回答

    “你确定?”王达纶追问道

    “哎呀,少爷,我们这么多人,不会看走眼吧”孙六急道

    “是啊,我们都没有看见!”其他人在边上纷纷作证

    “这样,你们留两个人在门口守着,如果见思晴就来通知我们,其他跟我进去找!”王达纶吩咐道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