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你爹是阉党又如何,我是土

    “你们撒谎!我觉得我的刀最近没用,有点钝了这样吧,我们来试试,把你们的手伸出来,让我看看能不能一刀砍断!你们同意么?”田伯光轻言细语的和他们商量道

    “别,别!很锋利了,真的很锋利了!饶命啊!”两人大骇,连忙求饶道开玩笑,手又不是树,砍了就长不出来了

    “不行,你们骗我,我要亲自试试才知道!我的刀最喜欢砍说谎话的人了,你们谁喜欢说谎,你么?伸出手来,我砍一刀试试!”田伯光示意边上的人把高个和尚的手拉好,作势要砍

    “不要怕,不会太疼的,就留一点血,你看你没了一只手,不是还有一只么,你们的佛祖法力高强,应该会让你们的手重新长出来的,准备好,我要砍了!”

    田伯光还很好心的安慰高个和尚,说完高高的抬起刀

    “别!我说,我说!罗汉殿里面有个机关,下面有个密室,人在里面!真的,我没有撒谎!”高个和尚痛哭流涕的说道

    “带我们去找!如果你还敢撒谎,我把你手脚都砍下来,让你chéng rén棍!”田伯光喝道

    当大家来到罗汉殿的时候,高个和尚指着伏虎罗汉背后说道:“那里有个机关,只要一按,跪在蒲垫上的人就会掉下去!”

    田伯光试了试,果然按他说的一按开关,蒲垫就掉了下去

    “那人呢?关在哪里?”田伯光问道

    “从方丈的禅房下去,有一个密室,人都关在里面”高个和尚接着说道

    “带我们去!”田伯光吩咐道

    当众人从方丈禅房的密道进入后,只见一条两米高的甬道,拐了两个弯后,只见一扇铁门出现在众人面前

    “把门打开!”王达纶吩咐道

    “没!我没有钥匙,钥匙在方丈手里!”高个和尚说道

    “我来!”田伯光抽出刀,用力的砍了上去,两刀就砍断了铁链

    众人进去后,大吃一惊,只见眼前的密室不是众人想象的几间,而是十多间!密室犹如牢房一样,一条过道两旁全是有铁门的房间,铁门向外反锁,一串钥匙挂在墙上

    “说!你们到底掳了多少人?”王达纶愤怒的问道

    “只掳了几个,其他的全是从ji院或者人市上买的!”高个连忙解释道

    “开门!”王达纶吩咐道

    当高个打开第一道门后,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的蜷缩着靠在墙角,全身**,听见有人进来,条件反射似的仰躺在床上,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羞耻了

    “你们这群yin僧!”王达纶拉过高个和尚,愤怒的打了一巴掌,随后吼道:“我的夫人在哪里?快带我去!”

    “还在调教室!在拐角那里!”高个和尚回答道

    王达纶听了,连忙向尽头的拐角冲去,当王达纶刚转过拐角,只听“当”的一声

    王达纶抬眼看去,原来对面有个男人,他手中的刀正准备砍向王达纶,结果被苏禄用刀架住了,接着被苏禄一个窝心腿踢倒在地

    王达纶吓出了身冷汗,愤怒的冲过来对躺地上的护院男子踢了一脚,接着吩咐苏禄道:“别打死他!”接着抬眼看去,思晴正被绑在柱子上,口中塞着毛巾

    王达纶内心松了口气,连忙跑过去解开了捆绑,拿掉了思晴口中的毛巾

    思晴一得zi you,马上扑进王达纶怀里,痛哭道:“相公,我以为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乖,别哭了,没事了,相公就在你身边!”王达纶拍着思晴的背,轻声安慰道

    当安慰好思晴后,王达纶说道:“把这里的人全给我救上去!我要好好和这寺庙里的和尚们算算账!”

    当大家搀扶着十多个女的出来后,围观的人们震惊了,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王达纶把思晴交给林晓箐扶着,然后疾步来到方丈面前,愤怒的把方丈踢倒在地,然后抓起方丈的衣襟,用力的连扇了十多个耳光,直到手打痛了,才住了手

    “秃驴,这就是你说得佛门清净之地?你的佛祖就这样让你们修行的?我呸,你们这些佛门败类!你们全该下地狱!”王达纶愤怒的说道

    “打死他!”周围的群众也被激怒了,这群和尚简直是伤天害理啊

    “秃驴,你胆子挺大的啊,竟然敢算计到我头上,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马王爷有几只眼!”王达纶指着方丈痛骂道

    “呵呵!你能拿我如何?”方丈满吐出一口血水后,不在乎的说道:“京城李御史是你敢得罪的人么,他身后可是九千岁,王达纶,我告诉你,识相的话就赶快放了我,不然连你那岳父大人都要倒霉,呵呵呵!”

    “你白日做梦!”王达纶一巴掌打断了方丈的狂笑,抓着方丈说道:“你死定了!”

    “放开我,我乃京城李御史家的下人,我告诉你们,你们不放了我,你们会后悔的!”

    王达纶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李府的下人被团丁们弄醒了,正在叫嚣着

    “我后不后悔不用你操心!现在我就让你后悔!”王达纶一拳打在李府下人的肚子上,打得他弓下了腰

    “说!你家少爷在哪里等你?不说我打死你!”王达纶问道

    “呵呵,我家少爷正在镇上等我消息,你敢去么?”李府家丁嘲讽的说道

    “我有什么不敢!来人,跟我去镇上把那群混蛋给我抓回来!”王达纶说完就准备去抓人

    田伯光一听,马上命令道:“老规矩,二龙山的张志根带人看守,其他人跟我去抓人!”

    当王达纶带人冲进界河口的时候,李公子正在酒楼里等消息,他喝了口酒,说道:“呸,这酒那么难喝,没有京城的酒好喝,我受够了,等事情一完就回京城去”

    管家在边上说道:“少爷,虽然酒难喝,但这里的美人还是不错的!”

    “嗯!要不然我早走了!”李公子赞同的点点头,接着说道:“你说父亲也是,为何叫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游历,像金陵、苏杭那等人间天堂,我早就想去玩玩了!”

    “少爷,你要理解老爷的苦心,明年大比在即,在老爷的操作下,你中进士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你对边事和武事不熟,那你是走不远的”管家在边上解释道

    “我爹是御史,是九千岁的人,我还怕升不上去!”李公子傲然说道

    “公子你比袁崇焕如何?他原先不过京中一小官,就因为他对辽东战事有所了解,敢于发表自己的见解,常做惊人之语,所以才能升那么快!”管家举出例子

    “你的意思是,父亲要让我学袁崇焕?”李公子吃惊的问到

    “嗯,现在升官最快的不是在京城,也不是在地方,而是在边塞!凭你的背景,不需要上什么前线,只要前线一有捷报,那你的晋升,是少不了的”管家向自家的少爷道出官场的猫腻

    “原来这样!”李公子兴奋的说道:“父亲大人果然是疼我,哈哈哈,我要当大官!”

    李公子话音刚落,只听一阵马蹄声传来,后面还有嘈杂的跑步声,只听马蹄声到了门口,接着有人高喊道:“就是这里,给我围起来!”

    “诺!”只听到一阵刀枪撞击声,酒楼里涌进了许多手持刀枪的人见到李公子等人后,更是不二话,直接用刀枪指着

    “干什么?干什么?”管家喊道:“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持械打劫,难道你们不怕官府的王法么?”

    “好,非常好!说得非常好!”只听一阵鼓掌声传来,王达纶慢慢的走了进来

    对着李公子等人,王达纶开口说道:“李公子,我们还真是有缘啊,又见面了!但我现在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相反很是愤怒!”

    王达纶拍拍管家,问道:“这位管家,你刚才说有人无视王法,光天化日之下抢劫?”

    管家一看这架势,马上明白事情败露了,看来今天是不能善了了但还是嘴硬的说道:“王公子,你是什么意思,莫非你想带人打劫不成?我家公子乃是?”

    “停!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家少爷乃是京城李御史公子对不对?李御史是九千岁身边红人对不对?”王达纶问道

    “你知道还敢这样对我们,小心啊!”

    王达纶一脚把管家踢倒在地,很是嚣张的说道:“那么多话干什么?我让你说了没?”

    王达纶抓过李公子,一耳光扇了过去,说道:“御史公子了不起?魏忠贤的红人了不起?我呸,都是一群没卵子的阉货!”

    “你!你!”李公子听到有人敢骂魏忠贤,吃惊的指着王达纶,吓得说不出话来

    “你们这群混蛋,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老子都不敢干的事情,你竟然先干了,而且还抢到我头上!你胆子真肥!”王达纶骂道

    你的胆子才是真的肥!李公子快哭了,今天遇到一个傻大胆了,连九千岁都敢骂,如果被九千岁知道,姓王的傻瓜跑不了,自己也落不了好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