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阉党蹦哒不

    “你死定了!姓王的,你死定了!”李公子惨笑道:“别说你才是一个小小的土包子,朝中多少达官贵人在九千岁面前都毕恭毕敬的,敢于和九千岁作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我的下场不用你操心,你操心下你的下场吧!阉党是蹦哒不了几天了!”王达纶对于李公子的威胁根本就不放心上

    “哈哈,你回去交代后事吧,你的妻妾等你死了后,我会替你好好的疼爱他们的,哈哈哈!傻瓜!一个大傻瓜,一个土鳖傻瓜!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瓜!”李公子听到王达纶这么说,心中更是笃定,王达纶是死定了

    王达纶看着狂笑的李公子,心中很是怜悯,这个可怜虫,根本就不知道天启皇帝就是这段时间嗝屁的,等崇祯一上台,那就是魏忠贤的死期

    想到这,王达纶也是狂笑,指着李公子说道:“你个可怜虫,你爹他们嚣张不了几天了,人在做,天在看!阉党嚣张不了几天了!”

    田伯光等人看傻眼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怎么两个人像疯子一样,难道现在流行神经病?

    “少爷,少爷!现在怎么办?”田伯光碰碰王达纶,问道

    “怎么办?全给我抓起来,送官查办!”王达纶止住笑,喝道

    “你们敢!”李公子瞪眼道

    “给我打!打得他爹都认不出他们!”王达纶生气的喝道

    众团丁早就按捺不住了,这群混蛋,害我们跑得像死狗一样,不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你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等兴县的捕快们赶来的时候,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李公子等人脸肿得像猪头,真的是他爹来了也认不出了

    李公子等人见了捕快,就像见到了救星,连忙拉住捕快说道:“我,我爹是李御史,快救我!”

    王达纶无语,怎么从古至今的纨绔们都是一个调调啊想归想,还是交代道:“人交给你们了!别让他们给我跑喽!”

    捕快们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公子放心,他们敢不老实,我们有的是手段收拾他们!”

    李公子等人一看,欲哭无泪,原来他们是一伙的啊

    等李公子等人被押到兴县的时候,全县城轰动了,观音寺的和尚竟然敢干出这等让人齿冷的事情,人们纷纷蜂拥到县衙,要看县令大人为何发落这些和尚

    但他们注定要失望了,王达纶以保护被害女子名节的理由,建议方文进不公开审理,不允许观看审理过程

    方文进铁青着脸,坐在大堂上,只见他“啪”的一拍惊堂木,喝道:“把人犯给我带上来!”

    随着方文进的怒喝,和尚们全被押到了大堂上,被衙役们踢倒了跪在地上

    方文进看着这群和尚,问道:“犯人无名等,你等佛门败类被指控强抢民女,扰乱佛堂,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大人,我们冤枉啊,我们没有做过啊!”众和尚喊冤道

    “哼!你等佛门败类还敢狡辩!带证人上堂!”方文进断喝道

    随着被解救女子们的上堂,场面马上失控了,只见那些女子见了那些和尚后,吓得往人后躲,不敢看那些和尚

    王达纶正要说话,只见思晴抢了把道冲上去,对着那些和尚道:“你们这些畜生,我杀了你们!”

    林晓箐反应很快,连忙抓住思晴,思晴挣扎着说道:“放开我,我要杀了这些混蛋!”

    有了思晴的带头,那些被掳女子也都冲了上去,对着那些和尚拳打脚踢,有些不解恨,还用手抓、用牙咬!很快这些和尚全被这群女人抓得脸上到处都是血印

    “啪!”方文进又拍了下惊堂木,说道:“公堂之上,保持肃静!堂下证人,有什么委屈和不公尽管说出来,我会为你等主持公道!”

    “大人!民女胡氏,家住观音寺旁,我平日最是笃信佛祖,经常去寺里上香,可谁知那天我一个人前去上香,结果就被这群恶贼给掳去,关在暗不见天日的密室里被他们肆意侮辱民女现在名节已失,别无他求,唯求老爷能为我等主持公道!”一个妇人大着胆子说道

    “你放心,我定会为你主持这个公道!至于名节,我将来在案卷中并不署你等名字和住址,今天的审理乃是不公开审理,你等不必害怕,我会写信给汝等亲属,一一说明情况的,以后你们回去安心的过日子去吧!”方文进和颜悦色的对胡氏说道

    其他女子见方文进这样说,也放开了顾虑,纷纷控诉起这些和尚的罪恶来

    方文进越听脸越黑,等最后一个人控诉完,他走下大堂,来到这群女子的面子,深深的鞠躬道:“本官作为一县父母,竟然在治下发生此等丑恶之事,此乃本官之过也,请受我一拜!”

    女子们见一县父母给她们鞠躬,都慌了神,要知道,从来还没有县令给一群民女鞠躬的事情,她们只是呐呐的说道:“青天大老爷,使不得,使不得,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这只能怪那些恶贼!”

    方文进回到大堂后,又重重的拍了惊堂木一下,说道:“你等佛门败类还有什么话说?僧官可在,给我收回这群人的度牒!为首无名等十名恶贼,判处秋后问斩!其余从犯,判处十年徒刑,发配军中苦力营效力!查抄观音寺,寺中田产赔偿受害人!”

    民女们听到大仇得报,全都抱头痛哭,方文进安慰道:“你们不要伤心了,等拿到补偿,好好回家过日子去吧”

    待民女们千恩万谢的退下后,方文进一拍惊堂木,喝道:“带其他人犯!”

    当李公子等人被带上来后,方文进喝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李公子刚想站起来,结果被身后的衙役踢了一脚,喝道:“跪好!”

    “你们太过分了,我爹是京城李蕃李御史,你们快放了我,不然我让你们倒霉!”李公子抗声说道

    “哼!到了大堂之上还不老实,给我拉下去,打二十大板再来问话!”方文进把令符扔在地上说道

    衙役们如狼似虎的冲上来,拉着李公子就往堂下走,很快就响起李公子的惨呼声以及打板子的声音

    王达纶听着堂下的板子声,手不自觉的摸摸自己的屁股,感觉自己的屁股很痒

    过了一会,李公子被拖了上来,方文进一拍惊堂木,问道:“堂下何人?”

    李公子这次学乖了,有气无力的说道:“大人,我乃京城人士,名叫李周,家父乃是李蕃,官拜御史”心里暗狠道,等我脱身,定要汝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撒谎,汝怎么可能是李御史的公子,有何凭据?”方文进问道

    “我有,我有路凭,还有我父亲和巡抚杨大人的私信!”李周马上答道,心想你还想学海瑞整治胡宗宪公子那样整我?我早就防着了!

    方文进看看李周递上的证明材料,问道:“既然你是来此游学的读书人,那可以站起来回话我问你,你为何要指使人强抢民女?”

    “冤枉啊,大人,我在界河口好好的待着,结果被王虎带人打了我一顿,还把我抓来见官,我是什么都没有做啊!”李周连忙否认

    “哼,那你边上的护院是怎么回事,当时可是他抓了王达纶的小妾,躲在密室里的”方文进问道

    “大人容禀,这事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护院李达富因为品行不良,被我撵走了,所以他做的事情和我无关!”李周马上明智的弃卒保车

    “少爷,你可不能不管我啊,少爷!是小人知道观音寺有这个机关,你让小人去和这些和尚说,让他们帮你抓王达纶的小妾的!”李达富马上在边上高声叫道,他可不想当弃子

    “诬蔑,你纯粹是诬蔑,我把你撵走,所以你怀恨在心,嫁祸于我!大人,你要明察啊,不要被这个小人给骗了!我父亲可是御史,最是正直无私,怎么会容许我做这等事情?”李周马上反驳道

    方文进心内大怒,你小子敢用你父亲来压我!屁的正直无私,你父亲那人品都给狗吃了,你们父子俩都是小人!不过要不要放这小子一马?毕竟现在阉党气焰正炽,没必要和他们死磕

    王达纶见方文进沉默,担心会放过李周,于是连忙向钱仕进打暗号钱仕进见了,咳了一声,连忙给方文进发暗号

    方文进见了暗号,说道:“现在休堂,半个时辰后继续审理!”说罢,拍了下惊堂木,退堂了

    等方文进在后堂见到王达纶和钱仕进,马上问道:“你们两个为何要阻止我继续办案?”

    王达纶站起来,说道:“岳父大人,是我!”

    “你?为何?”方文进问道

    “岳父大人,我猜你有放李周一马的心思,对不对?你担心阉党现在势大,不愿得罪他们,是不是?”王达纶问道

    “嗯!”方文进点头道

    王达纶不等方文进说话,抢先说道:“岳父大人,假如我告诉你,皇帝要驾崩了,阉党蹦哒不了几天了,你信是不信?”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