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定计

    “达纶,不要乱说!”方文进不高兴的说道

    “岳父大人,我没胡说,你应该收到皇上病重的消息吧,我得到的消息是,皇上挺不过这几天了,我估计几天内应该就会有消息传来!”王达纶很神棍的说道

    “小声!”方文进示意钱仕进看看门口有没人,待确定没人后,才继续对王达纶说道:“这些话不能乱说,你消息确定么?”

    “确定!我不会用假消息来坑你的,你倒霉了我有什么好处?为了一个李周,我至于么?”王达纶郑重的说道

    “消息来源可靠么?”方文进不放心的问道

    “绝对可靠!”

    “如果皇帝大行,那么最有可能继位的就是信王,达纶,你说,信王会不会继续重用魏忠贤?”方文进问道

    “不会!”王达纶肯定的回答:“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魏忠贤揽权太过,信王是不会留他的再说了,大明那么多权阉,我从没有听说过能够在新皇帝手下继续揽权的”

    “对,看来你还是读了点史,如果皇上大行,哈哈哈,我还怕李蕃个小人干什么?”方文进信心十足的说道

    “东翁,这次我们一定要把李周往死里整,除此之外,你应该上折弹劾李蕃!”钱仕进在边上建议道

    “所谓英雄所见略同,我们都想到一块去了,我们就用李周,给信王一个见面礼吧!”

    方文进哈哈笑道,真是瞌睡遇枕头啊,这就是一个赌博,如果消息确定,那以后好处少不了;如果赌错了,大不了被贬官,现在都被贬到边陲了,还怕个什么?

    心中拿定主意的方文进,马上吩咐道:“准备升堂!”

    再次上堂的李周,显得很是从容,看刚才方文进的表现,李周觉得方文进应该不会选择和他撕破脸,再加上刚才在堂下的时候,李周抓紧时间做了下李达富的工作,李达富终于认命了,同意了当替罪羊

    “啪!”的一声,方文进拍了下惊堂木,说道:“继续审理李周指使人强抢民女的案子李达富,本官问你,是不是李周指使你授意这群和尚强抢民女的?说!”

    “大人,小人认错,是小人被李少爷撵走,怀恨在心,所以假借我家少爷的名字,拾掇着这些和尚强抢民女,企图嫁祸于李少爷!”李周马上回答道

    “李周,大堂之上,做伪证的后果很严重的,你考虑清楚你说的话没有?如果是你做的,那你和这些和尚一样,都是要被判极刑的!”方文进见李周改口,马上恐吓道

    李周听了,内心犹豫挣扎了一下,最后咬咬牙,坚持说道:“这件事情是小人做的,和我家少爷没有关系!”

    方文进听了,很是郁闷,不能钉死李周了,想到这,方文进发怒道:“公堂之上,竟然敢撒谎,来人,给我拉下去,打三十大板!”

    当李达富被拉回来的时候,他的两腿已经被血浸透了,连跪都跪不住,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方文进问道:“李达富,本官再问你,是不是你家少爷指使你做的?”

    李达富惨笑了一声,虚弱的说道:“大人,你别问了,事情是小人做的,你即使打死我,我也是这样说”

    方文进大恨,真想现在就打杀了这个混球,拿起令符的手刚准备扔出去,又缩了回来

    李周见大势已定,得意的笑了,他对方文进施礼道:“方大人,现在案情已经清楚了,没有学生的事情了吧?还请大人快快宣判,学生还要急着赶回京城去呢!”

    这时,只见无名和尚突然高声说道:“大人,这件事情是李周指使我们做的!”

    “你撒谎,明明是李达富做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李周见又横生枝节,愤怒的指着无名说道

    “我撒谎?”无名惨笑道:“我们观音寺被你害死了,我们以前掳人,哪里敢碰什么大户人家?就因为被李达富知道了我们在ji院里买女人的事情,所以才被威逼着做下这等事情”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这都是李达富威逼你们做的,他的目的是要陷害我!”李周吼道

    “陷害你?我们会那么傻,王达纶我们也敢碰?如果只是李达富,那他根本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无名吼道

    “如果不是有你的书信和你爹的印章,再加上你许诺的帮我调到太原相国寺当主持,我有那个胆子么?我闲命长了么?”无名接着反驳道

    “你,你是要被判处极刑的人,你是想要拉我垫背!”李周试图洗清自己

    “呵呵呵,李少爷,我们会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你说我们能让你脱身么?”无名惨笑着说道

    “啪!”方文进拍了下惊堂木,问道:“无名,你说的书信在何处?”

    “大人,书信就在我的禅房抽屉里,当寺庙被围住的时候,我已经把它放好了!”无名答道,接着转头对李周说道:“利用完我们,见事情不对就想跑,你跑得了么?哈哈哈!”

    李周听了,脸色一片惨白,过了一会,他突然放肆的大声说道:“是,我承认,是我指使人干的!方文进,你能奈我何?你敢把我怎么样?”

    李周猖狂的笑了几声,转头对王达纶大笑道:“王达纶,我就是抢你小妾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你们今天得罪了我,得罪了九千岁,你们等着家破人亡吧,哈哈哈!”

    “放肆!竟然敢咆哮公堂,给我拉下去打二十大板!李周,我告诉你,本官身为一县父母,容不得你等狂徒放肆!本官拼了这个官不做,也要为民除害!”方文进大义凛然的说道

    方文进重重的拍了下惊堂木,说道:“李周等人强抢妇女,罪不容赦现在我宣布,李周判处徒刑五年,建议原籍剥夺其举人资格;李达富作为行凶者,判处徒刑十年,发配军中苦力营效力;其他人等作为帮凶,重打三十大棒,以儆效尤!押下去,退堂!”

    “你们竟然敢把我投入监狱,你们等着,我马上就会出来的,你们死定了!”李周被人押着往大牢走,他一边挣扎一边喊着,最后衙役们塞住了他的嘴

    当方文进走进后堂,刚才还镇定自若的方文进,手颤抖着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待心情平复后,方文进对王达纶说道:“达纶,现在我们没有退路了!要么飞黄腾达,要么家破人亡,你准备好了么?”

    “岳父大人,你的意思是?”王达纶疑惑的问道

    “随着我的判决文书送上去,我们就要准备承受来自阉党的报复!杨巡抚虽然不是阉党中人,但他也曾上书要给魏忠贤建生祠,最让人担心的是镇守太监魏源,他可是魏忠贤掌权后派来的你准备好承受他们的怒火了么?”方文进问道

    王达纶了解历史的走向,所以对这个问题不是很担心,历史上崇祯不过忍了三个月,就把魏忠贤拿下马,只要挺过这三个月,那就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岳父大人是说,我们短期内可能会被打压?”王达纶问道

    “是的,你要做好这个心理准备,古人云:狡兔三窟,你必须先准备好退路你知道么?你现在最大的隐患是什么?”方文进问道

    “难道是我的团练?”王达纶问道

    “不,那个没有多大关系你最大的隐患是你的春药生意!”方文进说道

    “春药生意?”王达纶疑惑的问道

    “对,虽然我不知道有多大生意,但最少应该能有万两银子吧,你要知道财帛动人心啊!你赚那么多钱,别人会眼红的,你的春药生意必须把它剥离出来,至少也要做得隐秘点还有,你家中有钱的消息瞒不了人,你要解决这个问题”方文进教导道

    “嗯,岳父大人提醒得是,我好好考虑下!”王达纶连忙心悦诚服的说道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王达纶坐在座位上,苦苦的思考对策

    过了一会,王达纶一拍大腿,说道:“岳父大人,你说过两天我家突然被贼人洗劫,不仅银子被抢了,而且连祖传秘方都被偷了,过几天市面上就出现了另一种大力丸,不仅效果一样,而且价格还低一成,你看怎么样?”

    方文进沉吟了片刻,说道:“我看可行,你准备让林破天帮你演这场戏?”

    “嗯!”王达纶点头

    “不妥!”方文进摇头道:“有心人都知道你和林破天的关系,如果太假,骗不了他们!”

    “那该怎么办?”王达纶无计可施了

    “我们何妨来个假戏真做,这两年世道不太平,光我知道的强人就有好几伙,我一直想剿灭他们,但他们警觉性很高,一有风吹草动,就跑得没影了我想趁这个机会把他们剿了!”方文进慢慢的说道

    “我看可行,这才是一箭双雕啊!不过岳父大人,这牵扯的人太多了,我怕到时会失控,人太多的话,搞不好我会被真的抢了!”王达纶担忧的说道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