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风波定

    “不可能吧,难道王虎他有那么狠?这次吃亏的是我们!”曹老大等人觉得不可思议,王老虎也太狠了吧

    “听说你们冲进王家庄,抢到了王家的祖传药方,现在王家开出五千两的赏银,悬赏捉拿你们四人!”暗桩爆出了一个大消息

    “五千两?我都想把自己给卖了!”曹老大苦笑道:“关键我们就没抢到药方啊!”

    “等等,你们捉拿我们四人,我们才三个人啊?”雷老三问道

    “妈的,我现在才反应过来,我们被郝摇旗这王八蛋给涮了!我说怎么王虎会回来那么快,最后跑路的时候不见他,原来他早有预谋啊!”独狼马上破口大骂道

    “各位老大,别光忙着骂了,现在你们快走,我估计马上就会挨家挨户盘查了,你们在这里时间长了,会形迹败露的”暗桩着急的说道

    “嗯,张三叔说得有理,我们得马上走,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曹老大点头说道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不如我们去陕北,出省了他们就管不到我们了”雷老三说道

    “对,就去陕北,郝摇旗是陕北人,我估计他跑回去了,我们去找他算账!”独狼狠声说道

    “不!我们现在先不去陕北,现在风声紧,我们想到郝摇旗会去陕北,其他人也能想到现在我们实力弱,先出关,待在塞外招够人手,那时风声不紧了,我们再去找郝摇旗算账!”曹老大想了想,建议道

    两人看看身边的小猫两三只,点点头,同意了曹老大的建议

    与此同时,郝摇旗听到王达纶的悬赏,差点气吐血了,他大骂道:“黑,真他妈黑!现在老子裤裆里不是屎就是尿了,其他三家如果逃出去了,决对认为是我卖了他们”

    “老大,你说这本来就是个圈套?”底下的人问道

    “当然是圈套了,妈的,太黑了,我估计那三家绝对都逃出去了,人多黑锅才好背啊!”郝摇旗生气的说道

    “大当家,我们和他们解释一下?”

    “解释个屁,我们让他们顶锅,自己先跑了,现在你去和他们解释,他们会相信?”郝摇旗快气疯了

    过了一会,郝摇旗突然道:“告诉兄弟们,我们赶快走,我们去塞外!”

    “去塞外?当家的,我们这么多兄弟在,不怕他们三家来找麻烦!”底下兄弟们很吃惊

    “我不是怕他们三家!我现在终于想明白王虎为什么要设这个套了,妈的,他都嫌手中药方烫手,要把黑锅扔给我们,我们还不赶快跑?晚了大家都死无葬身之地!”郝摇旗大声说道

    “没那么严重吧?”底下人不相信

    “没那么严重?我问你,王虎靠手上这个药方每年能有两万两银子的收入,换了你,你不眼红?不想拿到手?这可是金山银山啊!”郝摇旗感叹的说道

    “这东西让人疯狂,无论在谁手里,都会有人抢!现在好了,药方在一些马贼手里,你说那些当官的,帮派大佬会向谁下手?是他王虎王达纶还是我们?”

    “可我们就没有啊!”底下的人觉得真是冤枉

    “谁信?你敢站出去告诉别人你没有药方?我告诉你,那么人绝对不会相信的,财富使人疯狂,他们会折磨你到死,死后会连的你骨头都不放过,会敲开寻找!”

    郝摇旗说得人毛骨悚然被郝摇旗吓坏的匪徒们二话不说,收拾起行李就跟着郝摇旗跑到了塞外

    当王达纶几天后收到消息,他高兴得抚掌大笑,说道:“现在黑锅有人背了,我们该实行第二步计划了思晴,我要你另外拉起一套人马,和大力丸竞争,有问题没?”

    “相公,真的要如此做?假如这么做了,今年的销售可能会有问题”思晴担忧的说道

    “搞垄断是很招人记恨的,而且这么大数量银子的买卖,惦记的人不少,现在我们实力还太弱,只能低调,再低调!”王达纶慢慢的说道

    “那要怎么跟经销商解释?”

    “如实告诉他们,药方失窃了,有人仿造出这种药来为弥补他们的损失,今年不进行业绩考核,同时给他们让利半成!”王达纶吩咐道

    “我怕他们会得寸进尺!”思晴担忧道

    “不怕,药在我们手里,离了他们,我们还可以找别人离了我,他们就根本做不了这个生意”王达纶牛气冲天的说道,这一刻,他充分感受到垄断的好处

    “那我们新卖的药会不会扰乱市场?”

    “不会,你新卖的那个药药效要比现在的大力丸药效低一点,当然,价格也低一点,你就说是从塞外弄到的尽量神秘点,让其他人摸不清情况我们这个药面对的客户是一般富裕之家”王达纶准备开辟新的客源

    “如果那样做,是能多有一些客户,但你大力丸的危机还不是没有解决?”思晴考虑半天,开口说道

    “我只需要转移大家视线一段时间,等我实力壮大了,我还畏惧有人敢向我伸手?”王达纶充满信心的回答道

    过了几天,事实果然证明了王达纶的判断,据一窝蜂暗桩传来的消息,最近一段时间出关的人数大大增加,大多都是成群结队的江湖豪客

    而在官场上,沉寂了好久的官员们开始纷纷出声,他们的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严厉打击塞外马贼,以保护边民的财产安全有些动作快的,已经派人开始寻访曹老大等人的消息

    暂且不提曹老大等人在草原上被抢夺药方的人撵得像兔子一样乱串,随着时间的推移,突然有一天,皇帝驾崩的消息传来,收到消息的人,有人欣喜有人忧

    方文进收到消息,强忍内心的兴奋,表面装出伤心难过的样子,嚎啕大哭道:“皇上啊,你怎么就走了啊,让臣等怎么办!”

    方文进哭得是要多假就有多假,更别说眼泪,那是一滴都欠奉的而且晚饭的时候,还假装悲痛的方某人痛痛快快的吃了三碗饭,并且把两个小妾叫到房里风流快活了一晚

    而有些人就是真悲痛了,当初向方文进下手的人听到这个噩耗,那是比死了亲爹还哭得伤心,不仅茶饭不思,还日渐消瘦

    当外人好意劝他们不要为皇帝驾崩太伤心时,他们内心很是悲凉和愤懑:“我哭屁的皇帝,我是哭自己啊!这木匠皇帝死得太早了!换了新皇帝,九千岁就要失势了,我要倒霉了”

    官场上从来都是锦上添花,很快就有传言,说山西巡抚杨鹤有次不经意的说过,方文进是个好官,能坚持原则,敢于为民做主

    杨鹤的夸奖只是开始,在杨鹤表明态度后,山西布政使司、山西都指挥使司、山西提刑使司都陆续有公文过来,齐声夸奖方文进干事练达,政绩卓越

    而官场从来没有雪中送炭的,相反只有落井下石,前段时间上蹿下跳,准备弹劾方文进的官员,全部都被人弹劾,弹劾内容不一而同,有贪腐的,有作风不检点的,还有工作不力等等

    可是说,随着天启这个木匠皇帝的驾崩,官场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投机和倾轧,不过这次的对象是阉党因为局势未明,所以大家都暂时收回爪牙,待局势明朗,就将冲上去,将对手撕碎

    方文进面对官场上众口一词的夸奖,他表现得很低调,不仅在工作上更尽责,而且在世人面前也没有流露出一丝得意之态,连平日里偶尔的应酬都免了,每天只是焚香祭拜先帝

    王达纶和钱仕进见方文进如此低调,都感纳闷不解,于是两人联袂来见方文进

    “你们两人的顾虑我知道了,不过现在一动不如一静!”方文进听完两人的话,微笑的说道

    “可是岳父大人,历来官场如战场,如果你不早做准备,到那时果子会被别人摘走的”王达纶急道

    “呵呵,学仁,达纶,那按你们的想法,我得多和京中故旧多联系,多结善缘?”方文进问道

    “是啊,毕竟多和同僚联系也是好的”

    “呵呵,你们现在应该也是知道,朝廷中将会有一场大风暴,一被波及,全都粉身碎骨,我为何还要自己陷进去?”方文进慢慢的说道

    “新帝登基,必不容魏忠贤揽权,魏忠贤倒台是难免的,岳父你应该带头弹劾魏忠贤!”王达纶知道历史,所以劝方文进拿到这个首功

    “错!你见过有那位下棋的高手自己下去搏杀的?我下场有什么好处,白白惹人嫌么,再说,魏忠贤一倒,朝中必是东林党人的天下,我有位子么?帮人火中取栗的事情我才不干”方文进慢悠悠的说道

    “可我们白做那么多事情了,到最后为别人做嫁衣!”王达纶不甘心的说道

    “谁说我们白做?其实最大的好处我们已经得到了,那点蝇头小利还用去争?”方文进慢慢的说道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