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进京

    方文进真正是料准了崇祯的心理,如果操作得当,方文进成为首辅也是可能的事情

    崇祯此人多疑,对阁臣根本就不放心,他在位十六年,首辅基本上一年一换,这其中有东林党人势大难掉的缘故,也有朝中大臣没有过硬资历,不能和东林党人抗衡的缘故

    当然,并不是说崇祯朝的大臣们都是酒囊饭袋连后世一个村委会主任,都是人精能够当大官的,谁不是才智卓绝之人?

    只是面对性急、多疑的崇祯,他们根本就没有发挥的余地像方文进这样思考的人很多,但他们没有王达纶这个作弊器,所以也就没有什么过硬资历,所以首辅走马灯似的换

    十多年后,湖北巡抚何腾蛟推广了红薯种植,但那时义军已成燎原之势,大明已经被破坏得千疮百孔,无力回天了

    而方文进现在的时机正是刚刚好,崇祯才刚上台,正谋划着干掉魏忠贤,然后展开他的宏图伟业这时候的崇祯还没有被困难打倒,还没有麻木,换相也还没有形成习惯方文进还有机会一展抱负

    “岳父大人,我祝您鹏程万里!”王达纶兴奋的说道

    “呵呵,这只是谋划,谁能保证一定能实现,所以大家还是低调点好!”方文进提醒道

    “岳父请放心,我一定不会误了你的事情!”王达纶连忙打包票道

    “达纶,你现在能拿出多少钱来?”方文进突然问道

    “最近没有多少,只有一两万银子,你最近缺钱么,要多少?你说个数!不够的我想办法”王达纶果然财大气粗,很暴发户的说道

    “不用那么多,一万两就行了先说好,这钱我可不一下子还不了你!”方文进也被王达纶的暴发户行为吓了一跳

    “岳父,您这就见外了,一万两银子我还要你还?这当我孝敬您老人家的!您老人家也该享受享受,多买几个小妾来服侍你!”

    王达纶一听要一万两,马上很四海的说道他在心中暗道:“我还以为要多少,才一万两!我是土豪我有钱,我都快穷得只剩钱了!”

    “瞎说!我有那么好色么?”方文进瞪眼道:“这钱不是我要享受,我准备去京城送礼!”

    “送礼?”王达纶惊讶了,说道:“你不是说作壁上观么?”

    “被你们一说,我也觉得我该在京城里走动走动,毕竟新皇登基,好多人都换了,得重新找两个能在皇上面前说得上话的”方文进解释道

    “在京城找关系?岳父,一万两够用么?我可以拿出两万两的!”王达纶有点担心这点钱不够,京中大佬们谁不是腰缠万贯,送少了怕人看不上

    “应该够用了,我都是往多里算,好久没在京城,不知道那些中人涨价了没?”方文进不确定的说道

    “中人?你说这些钱大部分是给中人的?”王达纶很是惊异的问道

    “当然了,我朝规定受贿二十两就剥皮充草,虽然现在法纪松弛,但这些东西还是要注意的,再加上新皇登基,谁敢明目张胆受贿?都是通过中人来办理的”方文进解释道

    “哦,那你这次准备走谁的关系?”王达纶好奇的问道

    “以前相识的有几个,但不知道这次他们会不会受牵连,如果能走通信王府邸的老人关系就好了”

    方文进遗憾的说道,大明铁律,官员大臣不得和藩王交接所以平时根本就没有什么来往,谁知道信王一个藩王能够有当上皇帝的一天

    信王府邸?王达纶努力的回想,好像历史上能够一直得宠的也就王承恩,其他的好像没有什么印象王承恩可是陪崇祯上吊的人啊,搭上王承恩的线,也就是搭上崇祯的线了

    “岳父,我建议你考虑下给王承恩送礼”王达纶问道

    “王承恩?他可是个阉人啊!”方文进沉吟的说道,他毕竟是个读书人,他内心中还是很看不起阉人

    “岳父,我听说王承恩此人平时很是低调,而且不爱揽权,此人必不会像魏忠贤那样招人怨恨,你走他的关系不会对你的名声有损的”王达纶连忙劝说道

    “可我毕竟是读书人,和他交往过密,对我风评也是不好”方文进有点意动,但考虑名声,还是拒绝

    “岳父,你看这样如何?由我出面,我去给王承恩送礼,这样大家也就不会太非议你”王达纶马上给出了折中的办法

    “好吧,你去试试看,不知道王承恩会不会收”方文进听到王达纶主动要求,很是松了口气他内心还是希望能和王承恩搭上关系的

    “东翁,你放心,姑爷出马是没有问题的何况太监都是爱财的!”钱仕进对王达纶是很有信心的,连他钱仕进那样从不收礼的人都能攻破,对付一个太监,钱仕进觉得就是小菜一碟

    “哦,你对他那么有信心?难道你这个一般不收礼的人也收过他礼?”方文进好奇的问道

    “呵呵,秘密,秘密!反正东翁你放宽心就行!”钱仕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好,我也就不多问了达纶去也好,你有团练,路上多带几个人去,那样安全一点!”方文进点头道

    待听说王达纶要去京城后,方雯儿沉吟了片刻,说道:“那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吧,为你饯行!”

    王达纶没当回事的答应了,可谁知吃完饭后,方雯儿马上原形毕露,她开口道:“姐妹们,相公明天要去京城了,今天谁都不准走,一定要榨干他,不然他又要带人回来了!”

    “拜托,我还敢偷吃么?我有那么好色?”王达纶很是伤心的问道

    “有!”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道,其中侍剑的声音最大,看来她对某人的偷吃行为耿耿于怀

    “大家相信我,这次我不去青楼!”王达纶连忙保证道

    “才不相信你!姐妹们,上,榨干他!”方雯儿很是霸气的发号施令道

    “救命啊!我不想当西门庆啊!”王达纶哀嚎道,不过这都是徒劳的,他很快就被众女推到床上,扒光了衣服

    第二天,王达纶是被人扶着上马车的,他顶着两个熊猫眼,脖子上满是唇印,身上,那就更多了,而且不光是唇印,还有牙印!

    王达纶现在是满把辛酸泪啊,我容易吗我,不仅被当成快累死的牛,而且完事了,还被咬的全身都是某个变身为小母狗的夫人还振振有词的说道:“我代肚子里的孩子咬的,提醒他爹不要带女人回来!”

    王二柱原先还在纠结,是不是把春花和秋月都娶回家,但看了王达纶的惨状后,马上打消了齐人之福的想法,在心中对自己说道:“女人是老虎,不能多,娶一个就行了!”

    王达纶不知道王二柱心中的想法,如果知道,他一定会拉住王二柱的手,对王二柱说道:“同感,同感!女人多了是不行的”

    但现在么,累得腰都直不起来的王达纶,一上车就呼呼大睡,整整睡了一天直到三天后,才缓过神来

    “哼,方雯儿,等你生完孩子,看我怎么收拾你!”王大少愤愤不平的说道

    古代的道路真是坑爹,王达纶坐马车上摇啊摇,摇了快半个月,才终于摇到京城

    “少爷,少爷,我们到了!你快看,京城真大啊!这路真宽,比我们县里县衙前那条路宽多了!少爷你看,这城墙真高啊,比我们县里的城墙高多了!”

    王二柱等人从来没有来过京城,看见如此宏伟壮观的建筑,忍不住连连惊叹!在他们眼中,兴县本来就很大了,见了京城,他们觉得眼前的事情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拜托,别东张西望的,淡定,淡定!你们懂么?我的脸都要被你们丢光了!注意形象,形象!你看你们的样子,人家一眼就知道你们没有见过世面!”

    王达纶对随从的表现很不满意,真是没有见过世面啊,才这么宽,这么高就那么惊叹,那要是见了后世的道路以及摩天大楼,他们不得惊叹的把下巴都掉了?

    随从们听了王达纶的话,为了不被人当成土包子,全都闭上了嘴巴,抬头挺胸,目不斜视,作为一副大爷我早就见过京城的样子

    王达纶见了,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走,进城,大家都走累了,等安顿下来后,我带你们下馆子!酒管够,肉管饱!”

    “少爷英明!”随从们全都欢呼起来,路上的伙食真是差啊,口都快淡出个鸟来

    想想晚上的大餐,众人全都不自觉的流出口水,大家觉得一瞬间,腿不酸了,腰不痛了!走路更来劲了,比吃钙中钙还有效啊

    “形象,形象!”王达纶连忙提醒道

    安抚住没见过世面的随从,王达纶一行人来到了城门口,因为城门有守城士兵检查进出城货物和收取进城费,前面的速度不知不觉的慢了下来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