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打劫!有人抢矿泉水瓶子!

    京城每天人流车流很多,士卒们一检查,进城的车和人不自觉的停了下来,越靠近城门就越是拥挤

    而王二柱等人什么时候见过这么长的长龙啊,一眼望去,全是马车,他兴奋的叫道:“少爷,你看,那么多的马车啊,我们兴县什么时候能有那么多的马车啊!”

    王达纶郁闷了,这个娃怎么就教不会呢,淡定,要淡定!不就个堵车么,你家少爷可是被堵过十多公里的,只差没有趁闲偷瓜了

    王达纶正准备开口让王二柱不要那么丢脸,只听边上有人操着标准的京片子说道:“哈哈,今儿又遇见一群乡巴佬了,爷我告诉你,今儿这算堵得少的,如果遇到春节,那才是水泄不通啊!”

    王达纶听见京片男的话,觉得很是刺耳,小孩子第一次见到,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有必要那么打击么?皇城根下又如何,换你到我们那地,你还不是一样像个土鳖

    “二柱啊,堵车有什么好看的,为什么会堵车,这证明这地方小,才这么几辆车就堵了你看我们那多宽啊,再多几千辆车都不会堵!”王达纶睁眼说瞎话了

    “呦,你那是哪里啊?还几千辆马车都不会堵,我长这么大还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地儿!天下有比京城还大的地方吗?”京片男话里透着浓浓的优越感

    王达纶直接把京片男当空气,根本就不搭理他

    “哎,我问你话呢!”京片男不满的提醒道

    “兄台,你在和我说话?”王达纶故作惊讶的说道

    “废话,我不和你说话,我和空气说话!”京片男翻白眼说道

    “兄台贵姓,我们认识么?”王达纶装傻道

    “免贵姓杜,单名一个腾,京城里的人都知道我,你去京城一打听杜二爷,没有一个不知道的!”京片男很是得意的说道

    “哦,原来是子腾兄啊,停封兄最近可好?”王达纶听见这个名字不由自主的就想调侃一下

    “我单名一个腾字,叫杜腾杜二爷,停封是谁?你不会是记错人了吧?”杜腾很是疑惑的说道

    “你都知道我记错人了,我和你又不认识,我干嘛要和你说话?”王达纶不想再调侃人了,偶尔为之就行

    “我就想知道你说的地方是哪里?不会是你瞎说的吧,天下哪里有这个地方?”杜腾很是认真的说道

    “有!草原啊,草原那么大,你想停多少都是可以的!”王达纶只想赶快把苍蝇打发掉

    “哈哈,我就说嘛,原来是草原上来的土包子啊!你拿草原来和京城比,消遣你杜二爷是吧?”杜腾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你以为你生长在京城就能遍知天下事?你我都不过是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罢了,我就想不通你的优越感是怎么来的?”

    王达纶现在也是生气了,老子现在是土豪,土豪懂么?老子不是土包子

    “你敢说我是井底之蛙?还没人敢这么说我···”杜腾抓狂了

    “你还不承认?我问你,你见过不用马拉的车么?你见过不用风帆的船么?你见过不用油的灯么?你见过会在天上飞的机器么?”王达纶一连串的反问道

    “难道你见过?你说的这些东西全天下有谁见过?谁会相信?”杜二爷反驳道

    “那好,这两样东西你见过么?”王达纶把玉米和红薯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杜二爷疑惑了

    “不知道了吧,看来你也是孤陋寡闻啊,这是玉米和红薯!”王二柱在边上很是得意的说道,终于让他有机会报一箭之仇了

    “我又不做农活,不知道是很正常的!”杜腾强辩道

    看来不出绝招是不行了,王达纶发狠道只见他从车里取出一个矿泉水瓶,是的,你没看错,这就是王达纶的绝招,一个撕了包装的矿泉水瓶

    王达纶问道:“你不是见识广么,这个你见过么?”

    “咦,有点眼熟,拿近点让我看看”杜腾说道

    “你真的见过?”王达纶惊诧了,不可能吧,塑料可是三百年后才出现的,难道说有人带着矿泉水瓶子穿了?

    杜腾来到王达纶面前,一边看一边说道:“奇怪了,我看着太眼熟了,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王达纶把矿泉水瓶子递到杜腾手里,连声问道:“你真的见过?在什么地方见过?”

    “有点想不起来了”杜腾沉吟道,突然他一指王达纶身后,大叫道:“我在他手里见过!”

    王达纶连忙回头,看看是哪位仁兄穿越了只见王达纶身后站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小孩子生得眉清目秀的,穿戴很显富贵,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

    这个小屁孩难道也是穿过来的?王达纶盘算着如何和这位穿过来的仁兄对暗号,毕竟有些秘密多一个分担者心里会好受点

    小屁孩被王达纶炙热的眼光吓住了,连忙摆手,说道:“我没有,我没有!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瓶子!”

    王达纶看小屁孩的样子,也觉得不像穿越过来的,如果是穿过来的,见到同类应该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矢口否认再说小屁孩情急下是说没见过这种瓶子,不是说没见过矿泉水瓶子

    “难道是弄错了?”王达纶扭过头来,准备好好问问杜腾他到底见没见过只见原地已经没有了杜腾的影子,他已经跑出了好远

    “站住,你跑什么啊?”王达纶连忙喊道,心中纳闷难道京城的人素质很高,骗了人就羞愧欲躲

    “少爷,你的瓶子!瓶子被抢走了!”王二柱连忙在边上提醒道

    王达纶听了就更郁闷了,至于么,一个矿泉水瓶子都抢?你要就直说嘛,一个瓶子值多少钱?

    王达纶是思维还没有扭转过来,他还以为一个矿泉水瓶子不值多少钱,但王二柱等人却是急了,一个那么晶莹剔透的瓶子啊,不定得值多少钱,怎么就让人给抢了呢回去后怎么向夫人交代啊!

    “抢劫啊!有人抢劫啊,快抓住拿宝瓶的那个人啊!”王二柱等人一边大喊一边追了出去

    “不要追了,一个瓶子,又不值什么钱!”王达纶苦笑不得,一个破瓶子,值得那么劳师动众么

    “大家快追!不要让那个贼跑了!”王二柱一边跑一边大叫道至于王达纶的话,他认为是少爷生他们的气了,在说反话,表示他的不满呢

    听了王二柱的话,其他停住脚步的团丁们又重新追了上去,他们也是认为少爷是在表示不满,全都下定决心,即使跑死,也要抓住这该死的贼!

    当团丁们追上去后,本来已经拥挤不堪的街上马上变得更是混乱,许多的路人被撞到,东西被撞倒,马被惊得连连嘶吼,一时间,人们的痛呼声、斥骂声不绝于耳

    在这样混乱的场面下,许多团丁被人群所阻挡,跑着跑着就失去目标,人慢慢的跑散了有些团丁见追不上,只得悻悻的回去复命

    王二柱的反应最快,他是第一个追上去的,因为正是见风长的年纪,在王达纶时不时大肉大鱼的滋养下,他的身体很棒,再加上他打定当团丁吃粮的念头,他每天都坚持进行长跑,所以和杜腾的距离是越来越近

    杜腾听着后面传来的追赶声,根本不敢留力,只顾拼命的跑,他一边跑一边心中暗暗得意:“小子,想追我,不知道我是有名的跑不死么,你可别跑丢了!”

    跑着跑着,杜腾的喘息声越来越大,感觉胸口越来越闷,气快不够用了但让他郁闷的是,王二柱还是跟在他后面,没有一点跑不动的样子

    “小子,别追了呼呼,我告诉你,你再追过来,呼,我对你不客气!”杜腾停了下来,喘着粗气说道

    王二柱见杜腾停了下来,心中大喜,想直接冲过去抓住杜腾,但又怕把宝瓶给弄坏了,于是停在杜腾前方,一边喘息一边说道:“呼,把宝瓶换给我,呼呼,我就不追你!”

    “小子,呼呼,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杜腾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怀里掏出一把匕首

    “呼呼呼,如果你今天不把宝瓶还给我,今天我就和你拼了!呼呼呼!”王二柱弓下腰拼命呼气,一边呼气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

    杜腾一看,郁闷了,今天邪门了,怎么会碰到这么个怪胎,能跑不说,还小小年纪的就带着匕首

    “小子,你会用么,小心被匕首伤到!我告诉你,惹急了我,我可是会杀了你的!”杜腾呼吸平复好多,威胁道

    “呼···,那就来试试吧,除非我死了,你休想带走宝瓶!”

    王二柱长长的吐了口气,抬起头,眼光凌厉瞪着杜腾,手中很熟练的转了下匕首,反握住,像一头择人而噬的狮子,摆出了攻击姿势

    “难道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杜腾被王二柱杀气腾腾的样子吓到了,平时他就一小混混,匕首都是用来恐吓人的,哪里见过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阵势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