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我很仰慕王公公,特来拜见

    王二柱看着远去的锦衣大汉,满眼冒精光,满脑子都是自己以后穿上锦衣,像锦衣大汉一样到处踩人的场景太威风了,太爽了,男人就是要这样

    王达纶看王二柱傻傻的样子,好气又好笑,心中决定等晚上要好好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待进城安顿好后,王达纶问起了王二柱的经历,待听到说他碰到了王承恩的义子,王达纶惊得嘴都合不拢了这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追个贼都能碰上贵人

    “少爷,你说我该不该去为王公公办事?”王二柱说完问道

    “这你问我干嘛,你自己想呗,你愿不愿意去?”王达纶觉得这种事情应该他自己拿主意

    “我今天看了送我回来的那个锦衣人的威风样子,我觉得很是神气,我有点想去但想想京城离家那么远,以后我就不能见到亲人了,又有点不想去”

    听了王二柱的话,王达纶忍不住问道:“那你到底想不想去?”

    “想!但我又怕···”

    “我服了你了,你怎么这么优柔寡断的呢算了,我帮你分析下吧”王达纶实在是受不了

    “那谢谢少爷了!”王二柱欢呼道

    “那个王公公他在哪个监?”

    “记不得,不过我这里有张名帖”王二柱连忙把名帖掏出来

    王达纶看了上面的内容,说道:“王之心公公是在司礼监的,也就是说你如果跟着他,可能得自宫,你才有机会进去,不过进去后,荣华富贵···”

    “少爷,等会!你说我要自宫?”王二柱很是着急的问道

    “应该会吧,他又不可能认你作干儿子,你不自宫,怎么替他办事啊?”王达纶不知道王之心真的动了收义子的心思,只是按常理分析道

    “少爷,我真的要···要自宫?”王二柱额头开始冒汗了

    “嗯,应该会!”王达纶很是确定的点点头

    “我还没娶媳妇呢,不行,我不去!去了以后怎么传宗接代,死后怎么有脸见祖宗!我不去了,我不去,打死都不去!”王二柱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二柱,有句话说得好,男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你想想,割了小**,以后你可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王达纶逗王二柱道

    “没了小**,荣华富贵有什么用?少爷,换了你愿意么?”王二柱反问道

    “二柱,我可是有好多女人等着我去安慰的!”王达纶连忙说道,他可不想当王公公(当然,十月也不会当)

    “少爷,春花和秋月还等着我呢,我也不愿意当什么公公!以后我就安心当你的小厮得了,以后别和我提什么王公公!”王二柱连忙说道

    王达纶看王二柱开始急了,也就不逗他了,明天还要去拜访方家在京做官的亲戚呢,于是就吩咐王二柱去休息了至于王之心的名帖,王二柱没来得及说,王达纶也就顺手扔在了桌上

    第二天,王达纶带着王二柱等人按方文进提供的地址,一一拜访了方家在京的亲戚,大家听说方雯儿嫁给了王达纶,都有一种鲜花插牛粪上的感觉

    不过当管家们在他们耳边悄悄告诉王达纶送来的礼单后,方家人的眼神全都变了,有钱人啊!看来还是方文进眼光好,人长得再帅能当饭吃么,看来方文进钓到了一个金龟婿啊

    此刻方家人看王达纶就像看一座会动的金山,笑脸开始多了,好茶开始上了,大家也是很熟络了,相互间没有了初次见面的生疏,大家开始姑爷长,姑爷短的招呼王达纶了

    走出大门,王二柱愤愤的说道:“少爷,夫人家的亲戚也太势利了吧,刚开始以为我们是来要饭的,但见了礼单,恨不得拉着你叫亲爹!”

    “二柱,这就是现实啊,如果你不强,谁会看得起你,所以做人要自强!”王达纶拍拍王二柱道

    “恩,我知道了!”王二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通过二天的走亲串戚,王达纶终于把方家在京城的人都走了个遍,人也认了七七八八,待听过王达纶说要去拜访王承恩的时候,大家的反应也各有不同

    有些人认为目前正是朝中势力新老交替之际,应该先缓缓,待时局分明后再加以考虑有些清高的听说王达纶要给一个阉人送礼,当时就拉下了脸,好好的教育了王达纶一顿

    王达纶一看这情景,心说:得,也别指望方家这些人帮忙了靠自己吧!

    于是王达纶开始到处打听京中有名的几个官场“中人”,想通过他们的关系来达到送礼的目的王达纶的想法很好,先是不准备花那个冤枉钱,现在没法了,花就花吧,反正我有的是钱

    但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王达纶拜访了京中的几个名头很大的“中人”,起先“中人”们听到生意上门,都很热情招呼,拍着胸脯保证没有什么他们办不成的事

    但等王达纶说出他的送礼对象后,“中人”沉默了,他在思考了片刻后,全都抱歉的说道:“此事恕我无能为力!请喝茶!”

    王达纶出了门,郁闷了,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嘛?“中人”竟然不敢接这个生意你不能接,那好,我找能接的去于是王达纶又找另外的“中人”

    但让王达纶郁闷的是,他竟然遇到同样的情形,三番五次的被人给撵出门有一位更是过分,听说是王达纶到来,竟然称病在床,连门都不让进

    “我就不信了!全京城的那么多中人,竟然没人能接这笔买卖!”不信邪的王达纶又继续找下一位“中人”

    这次王达纶的点子不错,这位“中人”没有撵王达纶,而是沉吟了片刻,说道:“王公子,你可知此事其他人为何都不愿接?”

    “莫非他们和王公公搭不上线?”王达纶回答道,因为谁会想到天启一下子就一命呜呼,而当时的冷门信王有当皇帝那一天

    “呵呵,公子,你可真是小看了我等,我等就是吃这碗饭的,京城哪家王公贵族、达官贵人没有我们的关系?他们不愿接的原因是此刻风险太大,我们当中人的,最看重的就是‘稳妥’二字!”中人慢慢的回答道

    “那你的意思是你也不敢接了?”王达纶问道

    “不,我敢接!就像你敢在这个时候下注一样,我也敢下注!不过先说好,我要五千里银子的费用,而且因为在这种关键时期,我不保证王公公会收你的礼!”中人马上回答道

    “什么?五千两,还不保证会成功?”王达纶觉得这也太坑爹了

    “搞不好我以后都会被牵连,要你五千已经是很少的了,至于王公公收不收,我不敢保证!现在正是敏感时期,王公公不一定敢收!”中人解释道

    王达纶无语了,难道真的要花五千两换回一个不确定的承诺?

    “公子,我看你也很为难,要不这样,你先回去考虑一下,等你想好了我们再谈?”“中人”很体贴的说道

    等走出门,上了马车,王达纶狠狠的一拳打在座垫上,这叫什么回事吗?五千两还不保证成功,这算计挺好的,成或不成他都有钱拿,风险全是自己的了

    “隋鹏!你去打听下王公公住在哪里,明天我们自己亲自上门去,我就不信了,有谁会放着白花花的银子不要!少了张屠夫,难道就吃混毛猪了?”王达纶吩咐包打听隋鹏道

    “好的,少爷!”隋鹏回答道

    旁边的王二柱听了,嘴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第二天,王达纶带着随从兴冲冲的向王承恩在宫外的府邸赶去,在路上,王达纶暗暗的给自己打气:“王达纶,我知道你没有过这种经验,坚持,脸皮厚一点,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即使是磨,也得把事情给办好喽!”

    但让王达纶郁闷的是,他的想法往往与现实背道而驰,当他们来到距王承恩府邸差不多六百米的地方,他们被拦下来了

    “什么人,竟然敢在王公公府邸周围行走?你们所欲何为?”十多个穿东厂番子服饰的持刀大汉拦住马车,领头的人问道

    果然不愧是高官啊,在府邸边上都有安保人员,可想而知王公公府里的戒备更严!

    王达纶心中感叹,面上带笑的说道:“回各位差爷的话,小的是山西兴县人,这次特意前来拜访王公公!”

    “你?一个乡下土包子,吃错药了吧!王公公是什么人?乃是皇帝身边的红人,每日日理万机的!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随便见的么?给我赶快滚!”领头的挡头很是不屑的说道

    王公公是阉人,他怎么可能宠幸李万姬呢,他没那个功能嘛!王达纶在心中吐槽,但面上还是带着笑,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塞到挡头手中,说道:“我仰慕王公公已久,还请各位差爷行个方便!”

    挡头掂量了手中银子的重量,很是满意的说道:“既然你仰慕王公公,我就给你个机会不过你最多只能一辆马车过去,而且不许带武器其他人嘛,就等在这里”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