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自愿

    “这个不强求,如果你不签的话,可以为我做工,做一天工,领一天的粮食!当然,签了的话,成为我的家奴,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王达纶内心很惭愧,虽然这有点趁人之危,但矿山、工坊里需要的人很多,而且自己付出那么多,不能总当雷锋不是,怎么着也得收回点利息

    流民有选择么?没有!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问题是如何生存下去,至于卖身契这些东西,总比死了强,于是大多数流民都选择和王达纶签卖身契

    看着眼前的这一千多人,王达纶心中觉得很爽,既救了人一命,又找到了许多免费劳动力,人口买卖果然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啊

    王达纶把流民们往家送,自己往榆林赶去,但流民们纷纷建议,没有必要去榆林了,因为那里已经有人造反了

    “什么?造反了?那我怎么不知道消息?”王达纶惊讶了,虽然他知道今年开始爆发农民起义,但他没想到会爆发那么快,而且他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去年三月澄县那边就有人起义了!只是官府封锁消息,不让人知道罢了,我们是逃出来的早,晚了就被连累了,现在那边正打仗,你没必要去了!”知情人建议道

    “我太阳了!”王达纶怒骂道:“陕西这些混蛋,这么大的事情都不通知一声,如果不知道的话,不是傻傻的去当炮灰?”

    正当王达纶痛骂陕西官府的时候,方文进派出的第二个信使到了,让他把队伍开到府谷去平乱

    “去府谷平乱?”王达纶看着信使,很不敢置信的说道:“有没搞错?我们是团练,这些活不是我们做的!再说我岳父又不是巡抚,他瞎操什么心”

    “这是杨巡抚和方大人的交换条件!现在不光是府谷反了,汉南、安塞都有乱民作乱,还有澄县,杨巡抚一是没那么多兵;二是要剿乱,没有那么多粮食给方大人赈灾”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王达纶翻白眼道

    “有很大关系!”信使解释道:“方大人说你的团练战斗力胜过一般边军,所以两位大人达成协议,由你对付府谷的乱民,杨大人负责解决解决赈灾粮食”

    “我去!岳父大人,你不带这么玩我嘛!”王达纶无语了,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和计划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这时候系统也来凑热闹,突然在王达纶脑海中说道:“升级任务开启:土豪的第一战内容:作为个土豪,你是不是厌倦了种田生涯呢?作为一个合格的土豪,镇压农民起义是你天然的职责,努力去做!我顶你”

    “喂,不带这样的啊,当初我们不是说好就是赈灾的么,怎么你也来凑热闹?而且你怎么不提醒我起义爆发的事情?”王达纶很是郁闷的问道

    “这是任务,我能提醒你么?而且谁叫你老丈人那么多事,本来都只是赈灾的但既然触发了任务,你就做呗,你要对你的队伍有信心”系统鼓励道

    “晕!我都没点准备,而且你突然让这些团练上战场,他们会不会不满?有人可能再也见不到家人了,到时候家人埋怨我怎么办?”王达纶郁闷的说道

    “这是你的事情!哈哈,你老丈人真有意思,这是对你的肯定啊!这真是拉风的男人,再怎么隐藏都会被人发现啊!所以别郁闷了,赶快想好怎么动员你的团丁!”系统很是幸灾乐祸的说道

    “我宁愿不要这种肯定,人家打仗有开拔费,有粮饷,人死了还有安埋费我这一拉上去,就全是我的责任了,哎,这都叫什么事嘛!”王达纶郁闷得想撞墙

    虽然郁闷,但老丈人的事情要支持,于是王达纶把团练们都集中在一起,他准备进行战前动员

    王达纶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心中不忍,有可能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但最后,他狠了狠心,开口说道:“各位弟兄,今天我有一个对不起大家的事情要宣布!”

    王达纶的话一出,团丁们皆哗然,不知道王达纶为何要这么说

    “弟兄们!今天算姓王的对不起大家,因为你们的任务变了,不是去赈灾,我们将要去剿乱!我知道,这件事情很残忍,因为大家都没这个心理准备!”王达纶狠下心,继续说道

    “说实话!我也没这个心理准备!我很愧疚!因为有可能会有兄弟死亡,没给大家给家人一个嘱咐,就让大家上战场,这是我的失职,我对不起大家!”王达纶缓缓说道

    “但我没法!大家知道么?离我们最近的府谷出现反乱,他们都是些饥民,他们无奈之下反叛了!但我不同情他们,因为他们变质了,他们变成了暴徒!他们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他们强jiān妇女,坏事做尽!”

    “大家想想,如果我们不去镇压他们,如果他们成气候后,他们就会向兴县动手,那时候,我们的家人,我们的财产,我们的生命!都将化为乌有!”王达纶严肃的说道

    “到那时!我们的东西将被他们抢走,我们的妻女将被他们掳掠、**、侮辱!我们的孩子将在他们的利刃下哭泣!兄弟们!我们能忍受么?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么?”王达纶大呼道

    “不能!”团丁们发出怒吼

    “对!不能!我们是男人!是带种的男人!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家被人破坏,家人受凌辱!所以,兄弟们!我将带你们去死!像个男人一样的去死!你们可愿意?”王达纶越发进入状态,拼命鼓动道

    “愿意!像个男人一样的去死!”团丁们怒吼道,听到府谷叛乱,大家都慌了,因为就像王达纶所说,搞不好自己的家人都会受波及

    “我不强求大家,有想回去的人,可以跟流民一起回去!以后大家安心的做个农民,不必为此卖命!带种的人跟我一起,去平定叛乱!维护我们的家园!有想回去的么?”王达纶大呼道

    场面一时陷入寂静,有几个人张了张口,但没好意思说出想退出的话,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说出退出的话,虽然他们的生命保住了,但他们一辈子都不能抬头见人了

    “没有人么?好!我知道大家都是好样的!”王达纶作为一个以前经常“被自愿”的苦逼职工,很是谙熟“被自愿”的步骤,不待大家细想,就用话堵住了大家的退路

    当然,打个巴掌要给个糖,王达纶开出条件了“大家可以请人写遗书,我会安排人带回去!凡是死亡或伤残的弟兄,请放心,我会负担一辈子,保证你和你的家人都能富足的生活下去!”

    场面很寂静,大家都沉默了,毕竟谁也不想遇到伤残和死亡的情况,到那时,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

    王达纶看大家沉默,知道戏肉还不够,于是他决定加大胡萝卜的份量,他说道:“参与的兄弟,每人有二两银子的开拨费等结束,每人又有二两!杀敌多的有奖励!最多的人有一百两银子的奖励!”

    王达纶的话一出,众人开始哗然了,一百两银子啊!妈的,有了这些银子,还当什么团练,可以回家买一百亩地,或者讨几个老婆,全家安稳的生活下去于是,大家的情绪被调到起来了,全都怒吼:“战!战!站!”

    田伯光看着众人狂热的表情,皱了皱眉头,他在边上喊道:“事先申明!不听军令者斩!扰乱队伍者斩!盲目冒进者斩!闻鼓不进者斩!杀良冒功者斩!谁敢不服从命令,砍头就是你唯一的下场!”

    王达纶被田伯光一提醒,马上反应过来,大声说道:“田教头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谁敢为了奖赏不听号令、杀良冒功,那军法就是为你准备的,死了也白死!我不会给你家人一分银子的抚恤!”

    王达纶两人的话为众人的狂热降了下温,大家没有刚才的狂热了,开始认真倾听王达纶的话

    王达纶大喝道:“大家给我注意!我对你们的要求只要一样,那就是服从!服从!服从!!听命令,努力表现,我不会亏待大家,知道么?”

    “知道了!”团丁们大喊道

    “王少爷,我们要跟着去么?”有请来的民夫大声问道

    “你们?不想去的可以回去,如果去的工钱加倍有死伤的话,和团丁待遇一样!大家可以考虑下!”王达纶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

    “真的?”有民夫动心了,又不要他们上阵厮杀,能够赚取两倍工钱,万一真出事了,还有抚恤金,这个生意,能做!

    “我说话算数!想去的到这里报名!”王达纶大喊道

    “好!算我一个!”

    “我要去!”

    “我也去!”

    民夫中大部分人都高声叫道,风险和收获成正比,这趟买卖值得做但是也有人不想去挣这卖命钱,活着,比什么都强于是他们默默的退到了另外一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