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丢人的遭遇战 下

    “快走!田教头!”王达纶一边大喊,一边调转马头,带头跑路了,而团丁们的反应和王达纶差不多,几乎在王达纶喊话的同时,他们就转身撒丫子的跑了

    “你们!”田伯光急道,但见大家都跑了,根本就不听他的命令,他无奈之下,也只好跟着调转马头,跟着跑了

    “追!”杨奎看看王达纶等人犹如惊慌失措的兔子,还未接阵就败下来,就更坚信王达纶等人当中有大鱼,所以他带着人开始在后面穷追不舍

    但让杨奎郁闷的是,这些乌合之众虽然都是些无胆鼠类,但他们也太能跑了,个个撒开脚丫的大步跑,让乱民根本就追不上

    “妈的!这群人怎么那么能跑?我要是有马队就好了,绝对不会放跑一个!”杨奎骑在刚抢来没几天的马上,很是懊恼的说道,至于让他们几个骑马的追上去?别开玩笑了,咱们杨大英雄可不是蠢材

    “追!给我追!想发财的给我追!”杨奎也发狠了,我就不相信追不上你们

    “少爷,你跑什么啊?”田伯光骑马追上带头逃跑的王达纶,很是不满的说道

    “废话,中埋伏了还不跑?”王达纶在马上很是郁闷的说道

    “什么情况你都不知道,你就说中埋伏?少爷,你胆子太小了?”田伯光郁闷的说道

    王达纶回头看看后面的追兵,大声的说道:“别说这个了,逃命要紧!敌人可是紧紧跟在后头的!”

    田伯光大声说道:“你们这样跑是一个都跑不了的,听我的命令,大家除了武器,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扔了!想活命的就听我的命令!”

    大家还是埋头跑,把田伯光的命令当耳边风田伯光大怒,喊道:“少爷,没听见我的话么?扔东西!”说完,田伯光把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全扔了出去

    王达纶被田伯光这么一喊,马上反应过来,他一边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往后扔,一边大喊道:“听田教头的,想活命的话,除了武器,其他东西全给我扔了!”

    团丁们听了王达纶两人的话,虽然不舍,但还是把手中能扔的东西全都扔出去很快地上到处是大家扔下的干粮、钱财,最牛逼的是王达纶,直接扔出了一叠银票

    银票在天空飞舞着,有个乱民眼神很好,他大叫一声:“银票!”然后就开始去抢天空飞舞的银票了,至于追敌,呵呵,这关他什么事情

    其他乱民得到提醒,也开始去哄抢银票了,有个乱**气很好,手一伸就抢到一张,他定睛一看,惊喜的叫道:“是一百两银子的!”

    其他乱民更兴奋了,他们开始到处抢运气好那个人手中的银票还没捂热,就被边上的人抢去了“我的!”运气好的那人大叫,开始进行反抢,有些人估计抢不到银票,开始抢起地上的财物来

    一时间场面混乱了起来,大家都忙着抢东西,至于追击任务,抱歉!没看见杨奎杨大头领也在抢东西么?

    王达纶等人撒腿狂奔,跑出了好远,见没人追上来了,大家全都瘫倒在地,伸着舌头直喘气,大家一边喘一边说道:“还好练过长跑,不然今天凶多吉少!”

    田伯光翻身下马,面无表情的挨个踢去,“起来,起来!全给我滚起来!不许坐地上!”

    因为田伯光一直以后的yin威,大家都不敢说什么,全都站了起来,弓着腰喘气

    田伯光来到王达纶面前,很是生气的说道:“如果是在军队,你作为我的顶头上司,我早就在你背后下刀了!你看看你当的什么指挥官,只会带头逃跑!”

    王达纶被田伯光这么一说,也感觉很羞愧,打仗这东西不是说你看几部电视剧就能成的所以他呐呐的说道:“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慌了!我不指挥了,你指挥!”

    “好!暂时我指挥,等以后我再好好教教你!”田伯光也不谦虚,直接接过了指挥权,然后他对正喘气的团丁们说道:“整队!”

    团丁们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现在还整队干啥?他们全都疑惑的看着王达纶

    “现在听田教头的!他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王达纶在边上连忙补充道

    大家听了王达纶的话,只得不情不愿的整理起队伍来

    田伯光铁青着脸,挨个看去,越看越怒:“看看你们的样子,你们丢人不?你们现在叫什么?败家之犬!特别是有些人,连武器都扔了,你们怎么不把自己也扔了?”

    “武器是你们的生命!没了武器,你们就是待宰的羔羊!你们以后给我记住了,即使把老婆孩子丢了,也不能丢下自己的武器!”田伯光怒骂道

    大家都被田伯光骂得低下了头,想想自己刚才的表现,真的是丢人啊!特别是把武器丢了那几个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王达纶也是同感,他也是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丢人啊!

    “没武器的人在后列!如果前列的人死光了,自己找武器顶上!以后回去后去军法官哪里领罚!那些乱民很快会追上来,想活命的就听我指挥!干死他们!”田伯光怒喝道

    “啊!还会追上来?”团丁们感到害怕了,不带这样的啊,这些乱民也太凶残了

    “你们说呢,人家一出现你们就跑,像这样肉脚的对手,他们会放过你们?换你们碰到比猪还弱的对手,会放过么?”田伯光讽刺的说道

    众人羞愧,羞愧中带着愤怒!大家都带把的,被人如此评价,叫人情何以堪啊

    “怎么?愤怒了?感觉丢人了?知道丢人就给我打起精神来,用你们的武器告诉那些乱民,到底谁是猪,谁是猎人!你们,还敢不敢战?敢不敢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田伯光怒吼道

    “敢!”众人怒吼

    “你们是娘们么?声音大点,我听不见!”田伯光大声说道

    “敢!”众人把胸腔中的空气都吼了出来,随着愤怒发泄在空气中

    “好!我终于听见了,但能说不代表就能做到,我看你们的行动让我知道你们到底是猪,还是个汉子,带种的汉子!”田伯光大声激励道

    众人不说了,他们沉默的准备着,刀盾手紧紧握住手中的武器,长枪手开始用布条把自己的手缠绕起来,防止手打滑,而火枪手则是开始装弹

    田伯光也不说话了,他站到了队伍的边上,默默的擦拭着自己的长刀孙六等人也是沉默,他们拿出豆饼,给马补充体力,和马做着交流,等下他们要大开杀戒

    王达纶也是翻身下马,拿过手中的长刀,默默的排在队伍后面,沉默的看着前方丢了武器的人也是默默的从地上捡起了石头,准备拼命

    众人刚准备好,只见尘土飞扬,乱民们又杀了过来,他们一边跑,一边叫道:“追啊,别让他们跑了!他们可是肥羊啊!”

    众人听了,都是满头青筋冒这些混蛋,老虎不发威你当是病猫!看待会我们怎么收拾你!这一刻,用动画片的说法,那就是团丁们的小宇宙开始爆发了!他们的士气已经到达了顶峰

    “沉住气!不许慌!注意听我的命令!特别是火枪手,没我的命令不许放,听见了么?”田伯光在队伍边大声的说道

    乱民们呐喊着冲了过来,他们还幻想着团练会再次崩溃,但让他们吃惊的是,他们冲到三百米时,团练没跑;他们冲到二百米时,团练也还没跑

    杨奎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这段时间的连战连捷,让他放松了警惕,特别是对眼前这些手下败将,他更是充满信心他大叫道:“冲啊!他们吓傻了,发财了!”

    “稳住!稳住!不要怕,不要慌!边军都不是我们的对手,还怕一群暴民么?注意听我的命令!”田伯光在边上拼命的给团丁们打气

    乱民们越跑越近,离队伍的距离已经不足一百五十米了,成千的人冲锋起来,气势是很雄伟的,有些团丁开始冒汗,手也开始抖了

    “稳住!拿紧武器!火枪手,听口令,准备!”田伯光大声叫道火枪手们颤抖着举起手中的枪,瞄准着

    待乱民们冲动八十米的距离的时候,田伯光大喝道:“火枪,放!”

    随着田伯光的命令,火枪手们下意识的扣动扳机,随着一阵炒豆般的声音,只见跑最前面的乱民突然闪现一片血花,接着就倒下去因为枪的威力很大,子弹打穿了第二排的人

    “啊!我的手!”有个人运气很好,只被打中了手,但不幸的是他的手被打断了,强烈的疼痛让他在地上翻滚而大多数被打中的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们身上都有恐怖的洞,鲜血正咕咕流出,而人躺在地上毫无知觉

    眼前血腥、残酷的一幕把乱民们的狂热给浇灭了,他们以前哪里见过这么厉害的火器,眼前的一幕,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