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反败为胜

    虽然他们心中害怕,但后面的人不断的推着他们上前杨奎这时也是大叫道:“冲上去!他们只能发一次!”他们也是狠狠心,拼命向前冲去

    但让他们绝望的是,对面阵中又传来“准备,放!”的声音,接着只听啪啪啪的声音,奔跑中的人只觉一痛,踉跄着倒在了地上

    第二轮攻击又倒下了五十多个人,杨奎心中大骇,但现在已经冲到阵前,想跑的话的死得更快于是他大喝道:“冲啊!想活命的给我冲!”

    乱民们现在也是没退路可言,只得硬着头皮往上冲,狭路相逢勇者胜,说不定那么多人一冲,还能打败这些人

    “火枪手后退!上刺刀!长枪手准备!”田伯光大声命令道

    当乱民们冲到阵前,差不多能闻到对方口臭的时候,田伯光大叫:“长枪,刺!”

    随着田伯光的命令,如林的长枪刷的刺出,许多乱民被长枪刺中,如同糖葫芦一样的被串在枪上有机灵的乱民躲过了一劫,他们嚎叫着冲了上来

    田伯光继续发令:“长枪,收!刀盾,上!”

    随着田伯光的命令,长枪兵往回收长枪,刀盾手开始冲了上去,清理长枪下的漏网之鱼而长枪兵在收回枪后,田伯光大声道:“长枪,刺!”

    随着田伯光的命令,长枪又毒蛇般的刺了出去,钻进了乱民的身体里田伯光看着眼前的战场,大声吩咐道:“刀斧手,上!zi you攻击!”

    刀斧手听了,冲了上去,开始用手中的重武器对乱民们进行攻击,乱民们都是些才扔掉锄头不久的农民,他们就没什么像样的组织和配合,遇到这种富有层次而又充满效率的攻击,他们退缩了,胆寒了

    “跑啊!”不知道是谁喊出来的,乱民们开始逃跑了他们心中纳闷:今天见鬼了,怎么前面一触即溃的软蛋立马就跟打鸡血似的,变得那么强悍了?真是想不通啊!

    乱民是拔腿就跑,他们无师自通的扔下了所有的东西,包括武器以及抢来的钱财就连杨奎这个二头领也是格挡了几下,然后用刀拼命乱劈几下,接着转身向后,跑了

    “给我追!马队,出击!”田伯光看胜负已分,连忙大声的叫道

    早已等候多时的马队听到出击命令,脚下一用力,马匹得到主人的命令,飞快的跑了起来,开始向着溃敌追去

    在马匹的高速运动下,很快就追上了敌人,孙六等人的马刀开始发利市了,他们根本不用怎么使力,只要把马刀一拖,在马匹的高速下,就能产生巨大的杀伤力,碰着的乱民非死即伤

    乱民们大骇,怎么会遇上这群杀神,有的马上跪地求饶,有的往路边跑,而有的则是悍气发作,转身欲搏命但他们的动作都是徒劳的,孙六等人杀红了眼,看到有人挡路,直接就一刀劈下

    马队继续前进,但越往前马的动作越慢,快拉不开空间了,孙六皱皱眉头,喊了声:“转弯!”带头向路边冲去,他准备拉开距离,再发动第二次攻击

    正被马队撵着屁股打的乱民松了口气,他们继续往前面狂奔,有些机灵的跑着跑着往路边跑了,跟后面的人反应快的也往路边跑去,队伍逐渐变得稀疏了

    而正在路边休息的乱民见马队冲了过来,吓得一哄而散,孙六也不和他们纠缠,大叫道:“让开!挡道者死!”

    孙六说完,手中的刀在马前猛劈,但凡拦在马前的都是一刀劈杀,根本不敢你是想投降,还是想让路这一刻,战争的残酷性充分的体现出来

    在清理完眼前的障碍后,(在孙六的眼中,这群人不是什么活生生的人,而是一群障碍!)孙六带头绕了个半圆,接着朝着正在逃跑的乱民队伍的侧翼冲了进去

    乱民们看这群杀神又追了上来,心中大骇,有些人大声叫道:“弟兄们,我们跑是跑不了的,和他们拼了!”这人的话得到好些人的赞同,他们开始面朝马队,准备拼命

    孙六一看,大感头疼,他最讨厌骑马冲阵了,那样发挥不出骑兵的优势,于是他大叫道:“挡路者死!靠边投降不杀!”说完他带头冲了进去,只要是敢挡路的,统统灭杀!

    乱民们见孙六等人轰轰烈烈的冲了进来,气势已经被夺了,再听到孙六的话,好些人呼啦一下全往路边跑,根本就没了拼命的心思

    孙六等人也是松了口气,暗道:终于不用硬磕了,我们是骑兵,才不玩硬碰硬呢

    松了口气的孙六有意放慢了速度,他始终吊在乱民大部队的后面,看到乱民有集结的趋势,他就带人冲上去,吃掉敢集结反抗的人,大部分时候则是通过追赶,让乱民们自己坚持不住投降

    而在马队追击的同时,步队也是冲了上去,但因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他们落在了后面刚开始追击的时候,他们倒是英勇非凡,不仅清理了还在顽抗的敌人,还撵着乱民队伍冲了上去

    但他们追着追着,抓了好些俘虏后,他们的动作慢慢的就停了下来,他们开始捡地上洒落的财物,因为他们刚刚丢下了所有的财物,所以他们准备弥补回来

    捡财物的过程让他们很开心,特别是在尸体上,他们搜寻到许多乱民们抢来的财物,特别是第一批被杀死的乱民身上,都有许多金银首饰,因为这群人平时最勇猛,收获也是他们最多

    当看到有人从尸体上得到大包小包的金银首饰后,团丁们全乱套了,他们全都兴奋了,娘的!发财的机会到了,大家快抢啊!

    一时间,团丁们开始了哄抢,有反应快的开始在俘虏身上搜寻财物,至于追击残敌则被他们忘到九霄云外了

    田伯光见了大怒,他冲上前,踢倒了几个正在尸体上发财的团丁,怒吼道:“混蛋们!现在是你们发财的时候么?你们忘了这些人是怎么死的么?难道你们要从倒覆辙?”

    听了田伯光的话,有些人停下了手,看着身边的人,准备追击但有些人则置若罔闻,还在继续他们的发财大计

    田伯光大怒,正想继续骂,被人打住了,只听一声“让我来!”,接着他听到了一声怒吼:“各队的队长在哪里?你们这些混蛋如果还管不住你们的人,回去我撤你们的职!”

    田伯光一听,原来是王达纶发飙了,当他转头看王达纶时,王达纶小声的说道:“这些得罪人的事情我来!”

    王达纶继续吼道:“全部给我追击!所有战利品上缴,事后按功劳分配!谁敢私吞,老子饶不了你!他妈的,各队队长给我盯好了,有敢私吞的、不听命令的,老子事后撤你的职!”

    王达纶这么一吼,各个队长马上就急了,特别是苏禄、李有福、张保等人,他们可是一直标榜自己是少爷的心腹所以他们率先吼道:“给老子追击!别捡了!”

    李有福这个队的人大多是王达纶以前的家丁,对王达纶比较服从,听到命令,连忙停了下来,开始纷纷叫道:“追啊!别放走一个敌人!”

    苏禄对王达纶是非常感激的,他对王达纶的话是从不打折扣的,他看看自己的队友,带头追了上去队友见苏禄都追上去了,也跟着追上去

    张保他可是立志要紧紧抱王达纶粗腿的,他见李来福等人追上去了,冲过去对还在捡的队员踢了一脚,吼道:“跟老子冲,别他妈丢人!”

    其他队长见了,开始召集自己的队员,他们可不想被撤职,当个队长一年多好几两银子呢

    团丁们被队长这么一吼,不情不愿的开始了追击,但想想王达纶承诺的按功劳分配,心头又是干劲十足,毕竟不管怎样,都能发笔小财不是

    “隋鹏,带你的人给我打扫战场,收拢俘虏,等下你给我盯着让大家交出战利品,这种风气一开始就要遏制!”王达纶生气的说道

    田伯光在边上考虑了会,然后对王达纶说道:“少爷,设立军法队这个事情我觉得不能再拖了,今天的事情给我们提了个醒,光靠隋鹏是不行的”

    “哎!等这事完了再说,我觉得还有许多地方要完善,不打仗不知道,一打才知道自身的不足啊!”王达纶点头,同意了田伯光的建议

    “你明白这点就好!我觉得你平时对这些家伙太好了,该严厉一点!”田伯光赞同的说道

    “这些混蛋!等他们回来,我看看到底有谁敢私吞战利品我希望最好没有,如果有的话,我会让他们后悔一辈子!有组织,没纪律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在队伍中发生!”王达纶狠声说道

    “嗯!没规矩不成方圆!部队纪律一定要搞好,如果没马队,说不准今天反败而胜的不是我们,这种事情太多了,我们不能犯这种错误!”田伯光总结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