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做错事总要付出代价的

    当孙六等人的马都跑不动的时候,追击结束了,在孙六等人的吊靴追击之下,除了见机得早,从路边逃跑的乱民,其他的大部分都没逃出去,在各队队长的拼命呵斥下,步队终于赶了上来,接管了所有俘虏

    “都给我把身上的东西交出来,武器、钱物,这些东西都不许留,谁敢留等待会被搜到,我砍了他!”团丁们一边搜寻着财物,一边说道

    俘虏们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仅乖乖的交出了武器,还把身上的财物全交了出来不得不说,乱民们最近的收获都很不错,个个身上都挺有财的

    各队队长吩咐道:“全收起来,待会统一上交,谁也不许私吞!少爷会分配的,不会少大家的!”

    “知道了!”团丁们开口说道,但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还是有人往自己怀里塞

    他们自以为很隐蔽,但不想全被有心人看在眼里有骑兵来到孙六身边,说道:“六哥,你看这些混球,明明是我们抓到的,但却变成了他们发财!”

    “二子,你羡慕他们了,也想像他们发横财?好办,等下我和姑爷说,让你去当步兵”孙六淡淡的说道

    “别,六哥!你可不能不要我啊,当骑兵多舒服,我才不愿像他们那样,每天累得像条狗!”二子连忙否认道,当骑兵多舒服,工资高,待遇好,他才舍不得呢用后世的话说,他们属于特殊专业人才

    “自己知道就好!羡慕他们做什么?姑爷是什么人,他都说了让统一上交,你以为这些人的小把戏能混过去?再说了,姑爷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们?会让你们吃亏么?”孙六语重心长的教训道

    “是,是!我刚才财迷心窍了!六哥,他们这样做,我们要不要阻止?”二子马上承认错误道

    “不必!大家记心里就行,田教头是老江湖了,有的是手段对付他们!”

    当战场打扫完后,隋鹏开始统计各队的成果,很快场子上蹲满了黑压压的俘虏而各队上交的财物和武器也满满的堆成座小山

    隋鹏来到王达纶面前,递来了一叠银票,说道:“少爷,我们搜集到的所有银票都在这了,你数数,差了多少”

    王达纶随意翻了翻银票,发现银票不仅没少,而且还多了,王达纶看看面前堆成一堆的金银首饰,暗暗感叹:“果然是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啊!”

    王达纶看了看地上蹲着的俘虏,说道:“隋鹏,审讯人的事情交给你了,谁是头,谁做过什么恶,都给我搞清楚了!”

    “恩!”隋鹏点头

    王达纶看了看面前的团丁,然后说道:“大家可还记得我的话?所有缴获归公!我给大家最后一个机会,有私藏的交出来,我既往不咎!”

    众团丁沉默,没有人站出来

    王达纶一笑,说道:“好,我换个说法,忘记上交的兄弟请把东西交出来,然后我们按功劳分配,大家明白了么?

    众人还是一阵沉默

    王达纶不笑了,说道:“我最后再说一次,把东西交出来,我的队伍不能私藏战利品!我们不能像乱民一样,被人家抛出的战利品打败!我数到十,还不交的话,逐出团练队伍!害群之马我不要!”

    听了王达纶的话,有些团丁害怕了,他们扔出了私藏的战利品

    “很好,证明兄弟们还是比较听话!还有么?我要开始数数了,数完后我们要搜身了!”王达纶最后一次提醒道

    又有人陆续拿出了战利品,这次王达纶不等待了,开始进行倒数,当数到一的时候,王达纶说道:“现在开始搜身!每两个队互相搜,谁搜到战利品归谁!”

    本来有人还想放水的,但听了谁搜到归谁,大家搜起来就很用心了,有个别龌龊的连对方的后门都没放过哎,真是为财而斯文扫地啊

    但不得不说,在这样全方位的搜身下,有几个自恃藏得隐秘的人被搜了出来,其中就包括有两个藏后门的

    王达纶看着搜出东西的团丁兴高采烈的样子,忍不住一阵恶寒,娘的,你们不嫌臭么

    王达纶冷笑着来到藏东西的团丁面前,说道:“都挺聪明的,都挺胆大的!佩服,佩服!我服了你们了!你们这种人才我不敢要,每人领一两银子滚蛋!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少爷!”那几个团丁“扑通”一下就跪下了,他们求饶道:“少爷,求你,我们知道错了,再给我们个机会!”

    “不行!我给过你们机会了,但你们没珍惜!我的队伍不要害群之马,你们走,来人,给他们十天粮食!赶出队伍!”王达纶很冷酷的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几个团丁的队长们不忍了,因为这几个人不是老乡,就是一起的流民,朝夕相处下来大家都有了感情,所以他们跪下求道:“少爷,就放过他们这一次,以后他们不会再犯了!”

    “你们还有脸来求情?我当时怎么说的?让你们看好你们的人,你们当时去哪里了?你们几个,这个月工资减半,都给我好好反省下,到底如何才是一个合格的、负责任的队长!”王达纶黑着脸说道

    众人看王达纶发火了,也不敢再求情了,只得看着犯错的团丁被驱逐出队伍

    “大家别怪我心狠,我是再也不想看到今天的事情发生,大家好好想想,如果乱民们不捡我们扔下的财物,如果他们有马队的话,今天死的是谁?是我们!我们这次运气好,不代表下次运气也同样好!所以大家给我记住了,所以缴获要归公!”王达纶慢慢的说道

    “知道了!”众人有气无力的说道

    “田教头,你是老江湖了,让你来主持分战利品!”王达纶对边上的田伯光说道,他可没分过赃,不知道要怎么弄

    田伯光慢慢的走上前,说道:“既然少爷信任我,让我主持这个工作,那我就来首先说如何分的问题,因为大家吃的、用的都是少爷的,所以把六成留在队伍里,用做你们以后的开销,这没问题?”

    “没问题!”大家有气无力的说道,哎,古往今来都是领导拿大头

    “别给我整这副死人样,没吃饭么?你们这群混蛋,天天见油荤的时候,怎么不考虑是少爷出的钱?”田伯光突然大骂道

    众人一听,马上不敢有怨言了,毕竟王达纶待他们还是不错的,他们齐声说道:“没问题!”

    “这还差不多!接下来的一成给伤亡的弟兄,还有作战勇敢的弟兄,大家有问题么?”田伯光继续问道

    “没有!”大家对这点心服口服

    “好,那剩下的两成就是大家的奖励了,按大家的贡献来,马队这次贡献最大,多分点给他们,大家有意见么?其次是接战的刀盾手、长枪兵、刀斧手、火枪兵,按杀死的敌人来奖励,大家有意见么?”

    “没有!”众人齐道,总体说还算公平,每个人都有赏,只是多少的问题,这个方案最大限度的保证了大家的付出,出力越大,收获越多

    在方案获得大家的通过后,田伯光和各队的队长开始了分赃大会,总体说这是一个成功的分赃大会,大家伙都分到了赏金,个个都是眉开眼笑的

    过了一会,隋鹏前来报告,俘虏人员的甄别工作已经完成,询问王达纶该如何处理这些人

    王达纶听了隋鹏的报告,想了想,说道:“有血债的给我看好了,等进城后,召开公审大会,给我全砍了至于其余参与抢劫、强jiān的,全给我送去神木挖煤,让他们赎罪,被胁迫、裹挟的人,等清剿完毕,放他们回家!”

    “少爷,真的要把有血债的全砍了?这和朝廷的政策不符合?朝廷都是招抚的!”隋鹏为难的说道

    “屁的招抚!做错了事,杀了人,就一个招抚就完了?难道真的是杀人放火金腰带?我呸,敢做坏事就得有承担的心理准备!”王达纶怒骂道

    田伯光听了王达纶的怒骂,走过来劝道:“少爷,我劝你还是慎重一点,太祖皇帝那会就对农民比较宽容,再加上这几年朝中的言官太爱管闲事,你杀俘虏的话估计会惹麻烦的”

    “他们能咬我?这些混球,除了买弄口舌能干什么?杀俘不详,有个屁的不详,如果我放过这些混蛋,那会有更多的人受害,这些人已经不是什么活不下去的农民了,是一群暴徒!”王达纶大骂道

    “但那群文官···”田伯光提醒道

    “狗屁,如果那些混蛋敢嚷嚷,我就向他们要粮饷!妈的,那么多灾民不关心,被这些暴徒杀死的人不关心,反倒关心起凶手了!真是一群被驴踢了的家伙!”王达纶怒骂道

    田伯光不说话了,想起这群文官的操蛋德行,田伯光也是一肚子气啊!

    “老头,别担心!我们是团练,他们能奈我何,又不给我一分粮饷,我怕他们个屁!”王达纶很是匪气的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