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米脂也有只老虎

    第二天,王达纶等人就启程了,经过三天时间,终于赶到了米脂,看着路边渐有人烟,王达纶感叹道:“哎,终于要到了!”

    越近县城,就慢慢的看见路边倒卧了许多人,有些人看见王达纶等人,伸出了手,小声的呻吟道:“给我点···吃的!”

    王达纶看了,皱皱眉头,说道:“去,把还有气的都抬上车,死了的都给我埋了,人死为大,别让野狗来糟蹋尸体”

    属下马上招办,把摸到还有气的人都抬到了马车上,一路走,一路上遇到的饥民很多,马车逐渐装不下了,王达纶皱皱眉头,把手一抬,说道:“停下!就地施粥!”

    团丁们对于施粥这个业务也是非常熟练了,听到命令,马上找了块空地,就地磊起灶台,众人分工很明确,找柴的找柴,打水的打水,生火的生火,不一会,大锅开始冒起热气

    众人又很熟练的分工,许多团丁开始维持秩序,让还有力气站起来的饥民过来排队,防止饥民发生骚乱,虽然他们都没有多少力气,但该避免的还是避免

    当热粥出锅后,团丁们先给已经起不了身的饥民喝粥,当热粥进肚后,饥民们渐渐的有了点活力团丁们说道:“慢点吃,还有,先填填肚子,等下再吃点”

    等候的饥民们早已忍耐不住,他们大声叫道:“我们要吃饭,给我们吃饭!”

    “叫什么!”团丁呵斥道:“按顺序一个一个来,都有!不许插队,让老人和孩子先吃!还有,如果被我们发现有人敢抢夺,马上就地格杀!”

    在团丁们严厉警告后,没人敢炸刺,秩序很井然,老人和孩子们能够先得到稀粥,得到粥的人根本就等不急,一接到粥,就抬起碗稀里哗啦的喝了起来

    因为大家饥饿已久,以至于有人被呛到,有个老人喝太急了,结果被呛到,碗中的粥全洒了老人咳嗽平息,看着地上的粥,大急,他连忙趴了下去,准备用嘴吃

    王达纶看到,连忙跑过去拉住老人,说道:“老人家,快起来,别吃地上的东西,洒了就洒了,我让他们重新打一碗给你!”

    老人大急,说道:“怎么好意思,怎么好意思!”

    “老人家,别说了,不就一碗粥么,来,喝这碗,趁热喝!”王达纶接过边上团丁重新打来的粥,递给老人

    “好人啊,谢谢大善人!”老人感激的说道

    “别,我受不起,快喝!”王达纶扶着老人,示意老人快喝

    当老人喝下一碗后,王达纶说道:“老人家,你先休息一会,等下还有,你们饿久了,不能一口气吃太多!等下的粥会稠一点,保证管饱!”

    “老天开眼啊!这世上还是有好人啊,这位大爷,老头子给你磕头了!”老人说着又要下跪

    “使不得!”王达纶连忙拉住老人,问道:“老人家,你们米脂今年受灾很严重么?怎么已经饿死那么多人?”

    “老天爷和咱庄稼人过不去啊!还有这城里黑心的粮商,这粮价是一天比一天高,谁买得起啊!”老人感叹的说道

    “难道县令就不管管?还有没人放粮赈济你们么?”王达纶奇怪的问道

    “管?怎么管?县里黑虎帮控制了所有的粮商和粮食,卖多少,什么价都是由他们制定的,而黑虎帮的帮主听说和县令是亲戚关系,你说县令会管我们的死活么?”老人气呼呼的说道

    “这样啊,这县令就不怕朝廷摘了他的脑袋?”王达纶好奇的问道,这米脂县令纯粹是在作死嘛!

    “他怕什么?听说这延安府的州府大人是这县令的什么姻亲,上头有人关照,能奈何得了他么?”老人叹气的说道

    “他就不怕下面的饥民造反?”王达纶问道

    “他怕什么,你是不知道,这黑虎帮的何虎简直就是个吃人的老虎啊!你没钱买粮,那好办,可以赊给你,以后用房产、田地,甚至是儿女来还而且他还大量招人,现在他手中有两三千民壮,他怕谁啊!”老人又继续曝出猛料

    “何虎?”王达纶苦笑不得,难道姓名中带虎字的人都有土豪恶霸的基因?不过么,你是何黑虎,我是王老虎,老子这只老虎专吃会吃人的老虎!

    当饥民们吃了第二碗粥后,大家都有了力气,王达纶见状就吩咐大家启程,力争在天黑前进城饥民们进王达纶要进城,也是跟在后边,这可是固定饭票啊

    当众人到城门的时候,他们被拦住了,王达纶还觉得奇怪,难道赈灾物品进城,还要收进城费?

    当王达纶赶到队伍前面,只见有二三十个闲汉堵住城门,不让车队进城

    “怎么回事?我等乃是兴县团练,奉巡抚杨大人和钦差方大人的命令前来赈灾的,尔等还不快快让开!”王达纶不想一来就和人起冲突,开口解释道

    “赈灾?我们等的就是你们!感谢你们从山西那么远的地方运粮食过来,你们辛苦了好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黑虎帮了,我们会替你们发给灾民的!”

    领头的人口中说道,人已经来到车队前,准备拉起马就走

    “瞎了你的狗眼!抢人抢到老子头上来了,你真当我们这么多人是死人?”王达纶冲上前就是一巴掌,然后指着领头人怒骂道

    团丁们也是马上冲出几个人,冷冷的盯着领头的闲汉领头闲汉一看,马上就叫了起来:“哟,仗着你们人多是么?弟兄们,放信号喊人!”

    边上的闲汉马上掏出一只响箭,用火折子点燃后,响箭尖叫着飞上了天空,不一会,只见城门里冲出了许多人,而且人还越来越多,不一会,城门口就挤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

    只见这群人手中都提着长刀或者棍棒,一个个在哪里叫嚷着:“山西佬也敢来我们米脂横!真当我们米脂无人?打死他们,打死他们!”

    领头的人得意的走上前,大笑道:“比人多是么?你们有多少人?我们吐口吐沫都淹死你!还敢在我面前横!小子,你怕了么?”

    王达纶面无表情,冷冷的盯着他

    “哈哈,小子,识相的话把粮食留下,然后给我滚蛋!我告诉你,米脂县,由我们黑虎帮说了算!”领头人得意的说道

    “给我打!”王达纶冷冷的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几个团丁越众而出,抓住领头混混就一阵猛揍,打得领头的闲汉满地找牙

    闲汉们惊呆了,真的惊呆了,他们从没有看见过在他们的人数优势下,还有人敢动手,所以他们楞了一下,当他们反应过来,领头的闲汉已经躺在地上了

    “打死他们!”闲汉们发出怒吼,眼看一场混战就要发生

    正在这时,只听一个声音大叫:“火枪兵,放!”接着就响起“啪啪”的声音,正往前冲的闲汉们马上就栽倒了许多

    闲汉们被吓住了,这火枪也太快了,都没见他们打火绳,就发射出来了在看看躺地上的人,他们正抱着脚在地上痛苦的打滚呢

    “刀盾手、长枪兵准备,谁敢冲阵,格杀务论!”阵中又有人大叫道,随着他的命令,王达纶队伍中的长枪兵刷的斜举起长枪,枪尖正闪烁着寒光,离最近的闲汉距离不过半米

    “你们很幸运!这一次只是警告,接下来我们就要动真格的了,不怕死的尽管上来!”王达纶慢慢的对正在地上打滚的闲汉说道

    闲汉们犹豫了,平时让他们打个架还行,遇到这种真刀真枪的场面,他们有的害怕了这就像后世说的“打架,警察打不过武警,武警干不过野战军”一样,所经历的场合不一样,面对的人也是不一样的

    “让不让开?再不让开,将视为打劫车队,格杀勿论!府谷你们去打听打听,现在还有一百多个人头挂城墙上,你们也要挂上去么?”王达纶大喝道

    闲汉们慌了,如果对方真的那么穷凶极恶,那怎么办?有人的腿开始颤抖,感觉大冬天的开始冒汗了

    “火枪手准备!”王达纶见他们还是不让,准备大开杀戒了

    听到王达纶的命令,四五十只火枪开始瞄准了前面的人群

    “我只数到三,再不让的话,就别怪我心狠了!”王达纶大叫道,他举起手,竖立起一根指头,喊道:“一!”

    对方没反应

    “二!”王达纶竖立起第二根指头,他生气了,这些人难道真不怕死?那就别怪我手黑了

    “跑啊!”闲汉们突然有反应了,他们大叫着,扭头往后跑,特别是最前列的人,他们深恐自己成为第一拨炮灰,连忙推攘着前面的人,拼命往后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