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能做的事

    暮色教堂之中,马修特·克雷尔已经离开了

    据他所说,是为了赵光离未来道路所做的必要准备

    窗外的雷霆让赵光离有些心绪不宁

    在平静了很久之后,赵光离终于听到了苏林的一声叹息

    “苏林……”

    苏林的声音显得有些虚弱,像是歇斯底里过后的那般空虚感

    “小子,想安慰我?”

    “没有必要……”

    苏林低声说道

    “这未必就是真的”

    赵光离说道

    苏林摇了摇头:“这种事情想要求证是很简单的,苏阀的产业全部消失殆尽,天皇都的人们甚至都已经忘记了苏阀的名字”

    “这对于一个贵族来说,是非常不合理的”

    “这么想来,我的家里……真的被人杀光了啊”

    苏林的声音有些干涩和颤抖:“血精……审判十日……”

    她的愈发颤抖起来,仿佛一掉垂死的鱼

    十六年的暗无天日,在回归人类世界之后,得知了自己家中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苏林此刻没有崩溃,实在是坚强到让人心疼了

    “别担心我,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没事”

    苏林的声音断断续续,只是一小段话,都显得极为用力

    在赵光离的视野之中,苏林这个模样,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但现在,赵光离也什么都做不了

    “先说说你的……事情吧”

    苏林脸上的表情沉默到极点:“你自己的想法呢”

    “马修特想要利用你……不,他已经在利用你了”

    “对方毕竟是暗色教团的支配者,别看他这幅模样,战斗起来,根本就是披着人皮的怪物……绝对不安好心”

    赵光离双手扣住,握在一起

    “但若不是这样,血腔的制造者派出新的刺客来,我还是很难活”

    “军部……是否可以倚靠”

    赵光离还有一个身份,是军部的军士长

    这个身份在天皇都微不足道,但始终还是军部的人

    “军部确实可以依靠,但……”

    苏林面色严肃:“人类军部的总部在【麒麟崖】,并不在天皇都之中……事实上,在人类的中心,军部的力量是很薄弱的”

    “军部的强者们一般都活跃在灾厄区那样战斗的第一线,很少有军部成员会留在人类大后方”

    “而且,若真的如马修特所说,你的对手是贵族,那么……光凭着军部,恐怕也很难保住你,毕竟你在军部没有派系,没有靠山”

    苏林的声音此刻没有情绪,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一般

    赵光离的神色黯淡了下来

    “所以,我只能去天驱院”

    赵光离看着面前燃烧的火盆:“至少在天驱院中,对方应该不敢做出太过于夸张的举动”

    天驱院是人类最高学府,就算是贵族,也没有办法一手掌握

    利用天驱院的规则,赵光离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自己

    “暂时只能这样了”苏林点了点头:“不过,那个马修特·克雷尔不安好心,必须要注意”

    “他之前所要让你杀的两个人,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能够说出着两个名字来的”

    赵光离眼神微动

    “那两个人你认识吗?”

    “认识……怎么不认识,整个人类世界谁会不认识他们呢”

    苏林的眼神就好像是一滩死水,看不到半点光明和波纹

    “白术,天驱联盟顶尖贵族之一,白阀的当代家主”

    “为人神秘,从来不在众人面前显露自己的行踪,就连我也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个人,十六年前就是这样”

    “至于克罗诺斯·莱茵,听到莱茵之名,你应该也差不多了解了”

    苏林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你曾经见过这个人,准确地说,是见过他的石板魔物”

    赵光离睁大眼睛

    “难道……”

    “对,天驱联盟历史上最强大的秩序系法师,以人类的身躯操纵了神的超凡者,莱茵家族的家主,持有石板魔物【巨神兵欧鲁拜克】的怪物……”

    “所以,马修特让你杀他们?”

    赵光离没有说话

    白术,克罗诺斯·莱茵

    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存在

    “这毕竟是之后的事情,这样的存在,马修特自己也清楚,几乎没有可能”

    赵光离微微低头

    “他给出了短期目标,想要利用我……反过来,我或许也能够利用他”

    “暗色教团的支配者,本身就是极端强大的代表”

    “如果真的能让我拥有在天间死斗中夺得首名的战力,这未必是一件坏事”

    赵光离握住拳头

    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要失去一些东西

    这是不变的真理

    “我知道了”苏林叹了口气,她的眼神之中带着孔洞和漠然:“天间死斗之后,告诉马修特”

    “告诉他,你想要见朝冷川”

    “有些事情,我想要问他”

    “知道了”

    赵光离点头

    暮色教堂之中陷入了死一般地平静

    窗外的风雨好像永远都不会停息一般

    特里维西克有些好奇地在马修特的旁边

    这是一间不算小的房间,就在暮色教堂的后方,和整个教堂连接在一起

    整个房间充满了瓶瓶罐罐,这些玻璃瓶罐之中,用某种液体浸泡着各式各样的器官

    特里维西克并不觉得害怕,只是觉得有些奇特

    “马修特牧师,这些是……”

    “这些是我这些年来的积累,大多都是妖魔素材,身上的器官之类的东西,为了保持活力浸泡在营养液之中”

    马修特说着,指着其中一个玻璃瓶:“这个是来自【极海水都】的正式妖魔【锤头恶鲨】的头部骨质延伸物,是很稀有的妖魔材料”

    “这种妖魔几乎不会在近海出现,我当初也是找了很久,最后潜入深海才找到的”

    鸟巢头非常认真地拍起了手

    极海水都那样的地方可不是正常的灾厄区,人类世界的东方,连通了无尽的海域

    就算是超强的正式级,在水中的战斗力,也会大打折扣

    “这是来自【大墓地】深处,【特林达尔墓园】三号园区的守墓人眼球……被我吃掉了一个,还有一个就保存在了这里”

    特里维西克愣了愣:“那东西好吃吗?”

    马修特想了想,然后笑着反问道:“你觉得那东西能好吃吗?”

    特里维西克立即摇了摇头

    “那马修特牧师为什么要吃那种东西呢?”

    黑袍牧师用手指划过玻璃瓶:“人这种东西,总是要强迫自己做些自己不愿意做,不喜欢做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