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一部分

    “此剑虽有庞大灵力,实乃霸道噬主之剑,你从何处得来?”

    “此事说来话长,不过是我和一位朋友正当交易到手的。这一点,还请掌门放心。”

    望舒剑的处理难处,在于只能毁,不能丢弃。否则时间一长,望舒觉醒状态下,韩菱纱就算不变得冷漠无情,同样也必死无疑。

    要不然的话,谢云书早找地方把它给扔了,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并不准备把蜀山拖入这摊浑水,但假如谢云书能在这即刻毁了望舒剑,也没必要再多跑一趟北海专程找柷敔。

    反正身上带着柷敔的本命鳞片,谢云书只要离开蜀山后,借故晚回陈州一两的剑主,应属无意识成为宿主,从未修行过人与剑合的法门。”

    韩菱纱不过偶然碰到望舒剑一次,就倒霉的成为了望舒剑宿主,自然谈不上如当初夙玉一般苦修三年秘法,以与望舒剑彻底相合。

    这一点恰恰救了她的命。否则长时间不与羲和同修,光是寒气侵身就足够致人于死地。

    “毁剑却也不难……”

    该保密的事,两人都会保密。江静璇都多大人了,岂会看不透晚辈不让蜀山参合进去的心思?

    见谢云书并不详叙内情,江真人活了这么些年,自然清楚什么不该问。至于她自己都阐明了理念,更谈不上畏事怕事。

    而看了看手中望舒,她立有决断道:“也罢,我就再助你一回。”

    “嗯!”

    江静璇既已拿定主意,回手真气释放,一唤镇派之剑隔着山峰飞了过来。但凭江真人超然修为,却也不能随便使用镇妖剑。

    紧随其后,她以蜀山秘法,搭配近乎于仙的修为,使望舒与镇妖碰撞,强行碎了望舒之中剑灵,随后回手将煞气充盈的镇妖剑送回藏兵重地,仿佛它从未出阁一般。

    这一招,谢云书也很熟悉。因为她师傅草谷,就会这强化灵剑的手法。像日后皇甫世家的长离剑,剑灵纵有千年修为、怨气深重,仍被草谷一举点出。剑灵生死,只在施术者一念考量。

    望舒剑虽质地突出强大,但江真人身为一派之掌,修为却非同小可,毁剑靠的还是神(www.shubao.info)界九泉神(www.shubao.info)器之一的镇妖剑,要碎望舒之灵也非登不清楚具体情况,但看身周尽被霜气缭绕,只是被江真人强行封锁了范围影响,才没有外泻而出。谢云书也能猜出是出了点岔子,定心凝神(www.shubao.info)将江真人分离出的望舒之灵,收入纯阳妙道葫。

    灵去,剑死。

    与此同时,江真人身受望舒剑毁反冲,压住猝不及防受到的内伤,当即鼓动全身真气,包裹住望舒剑身,不允灵气爆发。紧随其后,她不得不将许多年间,神(www.shubao.info)仙法器五灵轮内长时积攒之功激化,用以消除转化望舒内部深不见底的灵气,平复附近的灵气涌动。

    五灵轮乃蜀山秘宝之一,由神(www.shubao.info)界传下的炼制手段所造,可探知地脉中灵气的流动与走向,同时兼具收集灵气的功能。而五灵轮,本为吸收妖力以为己用的法宝,算是蜀山成仙外法之一。但蜀山并不以此道谋求成仙而甚少使用,为防后人定性不足,以此为凭虐杀妖物追寻仙道,后世更一度被禁用。

    不过,意外少了一手五灵轮作为对敌手段,江静璇也不是只肯吃亏的主。而蜀山毕竟底蕴深厚,就算许多重宝不能轻动,有三皇神(www.shubao.info)器坐镇,却也无所惧之。

    下一刻,她脑中灵光乍现,竟反手一推望舒剑残骸,直直射入蜀山地脉深处,以无穷烈火将之彻底焚毁,不留半点残迹,并对谢云书解释道:“放心,没人会看到。而火魔兽那老东西,刚巧可以降降温,该睡就再睡上百年。”

    “被封印在蜀山,和水魔兽并称的火魔兽……真人现在感觉如何?”

    “一点内伤不妨事。不过作为一派之掌,保险起见,我之后会服用一株得自仙界的玄法。

    江真人闻言松了口气,总算这一步没再出错。而此时此刻,谢云书只觉得在神(www.shubao.info)丹调理之下,望舒剑的本源,竟顺着纯阳魔阴先服力,能够证明剑的下落,的确和柷敔有关。

    除了望舒以外,赤雪流珠丹最对谢云书有利的,仍是将体内女娲仙灵之力融入元神(www.shubao.info),将阳意魔念纯粹为两股圆融力量,无分彼此,凭空淬炼了一回郢雪,使得它质地更上一层。

    这样一来,算上之前在解忧堂闭关两月,加上这一次融合望舒本源,谢云书修为提升不算太大,还停留在lv54的水准。可真要论及战力手段,便不能以纸面来衡量了!

    不过,他还有一个重点得问清楚:“江真人……这样的话,我算成了这口剑的主人吗?”

    “剑灵已毁,理论上不算。硬要说的话,你更像是把这口剑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不过变成自己的一部分……”

    虽然如愿毁了望舒剑,让谢云书非常高兴。但要和掌握羲和的玄霄凑一对的话,那他可就十分难办了。

    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一会儿,谢云书说道:“都说孤阴不长,这口剑应该还有一口对剑。”

    “唔,按理来说当是如此,却不知是何人如此逆,这口剑你是光明正大换来,毁了也就毁了。”

    这道理却是没错。就算琼华真能迫使云道:“不会。我说过那口剑的本质已毁,剩下的本源灵气,都已经在赤雪流珠丹调和下,主动与你融为一体。它就是你的一部分,不存在任何被人感应的可能。”

    “那如果碰面了呢?”

    “不交手,就没关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